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质疑2000年版高中《语文读本》


□ 中国人民大学/程光炜


既为“读本”,必然是文学史发展和沉淀的结果,包含有一定的经典性,或说权威性,为一般文学界人士所普遍认可。否则,效果就会打一点儿折扣——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编著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读本”》2000年6月问世,并试用了一个学期。这个“试验修订本”给人的印象是:过去那种高头大论、叫学生们摸不着头脑的文章少了;缺乏个性,实在与中国传统文化和审美情趣毫无干系的篇什即使还有,也退居到了不很显眼的角落;相反,更多富有哲思情趣,且给中学生以美的熏陶的一大批名家名人的文章,开始在读本中占据主流地位。这使我不由想到,高山流水般的审美境界,博大精深的文化情趣,小桥、村落一样的宁静致远,这些中国传统文章中本来的风骨和韵致,影响了一代代中国孩子达数千年之久,为什么非要斩断它的历史血脉,直至今天才重新接续上来?当然,虽然这一遗憾已经弥补,毕竟比硬撑着,置若罔闻更能够显示出历史的进步。
我也想谈一点相反的意见。既为“读本”,必然是文学史发展和沉淀的结果,包含有一定的经典性,或说权威性,为一般文学界人士所普遍认可。否则,效果就会打一点儿折扣。我算是个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还不致对名家名篇孤陋寡闻,挂一漏万,但不知编者为何要在书中选入以下一些作者,例如王则柯、许墨林、宋晓梦、冯君莉、郑时培等等?编者的依据是什么?是这些作者和文章曾在文坛产生了很大影响呢?还是确实是一些美不胜收、一字也不能改动的名文或美文?既然不是名家、名文,连文学研究者也无什么印象,那么,编者为什么还要强行选入,使广大中学生产生“误读”和不必要的错觉呢?其中缘故,自然不是我所能理解的。
虽是名家,但不是代表作的现象在本书中也普遍存在。鲁迅为人熟知的散文名篇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父亲的病》、《藤野先生》和《范爱农》等,却不是这篇《风筝》。冰心的《寄小读者》历史时间的考验,被认为是最能代表她的审美旨趣和写作风格的,《我的同班》固然文思婉转,然而很难说是她的上乘之作。又如,冯至的代表作是《蛇》、《十四行集》(27首),臧克家早期有《老马》,后来有《有的人》,入选的诗作,不仅不具有文学史价值,在作者的作品中实在也算不上精品,以入选的篇什反映他们的文学成就实在有些勉强。在某种意义上,中学读本不是想当然的产物,而是中外文学史在中学语文领域的延伸,我想,它至少应该经过这么三道筛子:一是进入文学史叙述的,确实代表了该作家最高创作水平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又反映了当时文学的风貌。二是在读者、批评家的“文学接受史”中,经过千锤百炼和时间检验,被人们所普遍承认的文学作品。三是经文学史研究专家和中学教育专家反复研究和比较后,经过认真筛选产生出的作品。这些作品既代表了作者当时的文学成就,又适合中学生的欣赏阅读水平。
把汪国真的散文置于全书“榜首”,是《语文读本》的败笔之一。80年代,汪国真的诗曾因书商的炒作红极一时,一度作为高中和大一学生的“课外读物”,被供奉各种大小书摊。然而,至今诗歌界和批评界都不认为他是一个诗人,更不用说是一个负责任的诗人。当然,更无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在散文领域获得了成就。以《短文五则》为例,这些散文的意境实际是他诗歌意境的一种转换,幼稚、浅显、平庸,而且不失矫揉造作之态。现在稍有点文学素养和文字功夫的人,恐怕也不致于写得比他更差罢。中国是一个散文传统极其丰富的泱泱大国,80、90年代,也出现了一批格调不凡、景境高远的散文之作。即以入选此书的散文家来说,哪一个不该被“置于”汪国真之上?这种现象真是咄咄怪事。但愿它不被人看作是编者的“巧妙构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