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字斟句酌卌年心


□ 李 锐

  
  关于《早年毛泽东》
  
  《早年毛泽东》初版是一九五七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书名为《毛泽东同志的初期革命活动》;在这以前的一九五三年,原稿就已在《中国青年》连载。修订本改名为《毛泽东的早期革命活动》,在湖南出版,也是十年前的事了。现在辽宁人民出版社愿意重印此书,趁此机会我又修订了一回,并根据该社建议改用了现在的书名。
  三个版本,前后四十年。在完成了三版书稿之时,我想说一点此书的经历。
  此书初稿成于一九五二年。一九四九年南下到湖南时,湖南《大公报》创办人张平子同我谈起,五四运动时期,毛泽东在该报发表过许多文章,同报社主笔等关系密切;当他知道我对此事极其关注时,即将他珍藏的《大公报》全份相赠。我日夜挤时,小心翼翼地翻揭那些脆薄的旧报纸,找出二三十篇可以肯定为毛写的文章,于一九五一年初,将这些世人罕知的文献编成《毛主席旧作辑录》,印了五十本。可是,受到严厉的批评:这类事“有害无益”,并让五十本全部上交。我那时三十来岁,血气方刚,索性发愤著书。一九五二年,我已确定转业,当时以为从此投笔从工,告别了文字生涯。调北京前,正是盛暑,请假一个月,打赤膊写成初稿。在《怀念田家英》的文中,我曾写到这种“告别”情况:“离开湖南前夕,我匆匆写了本书,《中国青年》要连载。于是将这个‘麻烦’交给了家英,由他全权处理,他的工作岗位也便于处理此事。”直到一九五七年才成书出版,这同当年“斯大林问题”反对个人迷信的形势有关。一九五九年以后,此书受到作者的连累,不再印行。
  一九六四年到六六年,我被下放到安徽磨子潭水电站当文化教员。利用闲余时间,我曾根据新搜集到的资料,将此书重新改写增订。“文革”期间,我在秦城关了八年。一九七五年出狱后,仍下放到磨子潭;劳动之余,完成修订本。《龙胆紫集》中有《理旧稿》二首,即记此事:
  
  少时未免气纵横,何畏山高与水深。
  往昔珍闻谁敢录?当今轶事我书成。
  言因人废前朝事,文必风行后世钦。
  补缺拾遗九万字,字斟句酌十年心。
  
  九州文献尽搜罗,访胜寻幽荆棘多。
  朝夕伏案如着魔,八年之后又勘磨。
  虽云倦矣太性苛,积习犹存莫奈何。
  功亏一篑敢延俄,但愿不教再磋砣。
  
  诗前有一小引:“得灼姐信,嘱速完成《早期革命活动》修改稿,勿功亏一篑。感而赋此。”那时除至亲骨肉,谁还同我这个“下落不明”的人通信来往呢!“言因人废”,指此书市上早已绝迹,闻知有地方在改头换面出一种版本,想要取而代之,我觉得这是办不到的。前后“十年心”(中间秦城隔了八年),“搜罗”、“勘磨”是非常困难的;孤处大别山中,与世隔绝,除手边保存的资料外,其他有关资料异常难得。“积习犹存”者,生平除做过十年报纸、宣传工作,日夜握管算是“专业”外,与文字结缘乃工作所迫(如宣传水电、论证三峡),及业余嗜好而已。此次修订,我着力排除荆棘,如“独服曾文正”,《湘江评论》赞赏克鲁泡特金等等,这些在初版时曾为尊者讳的,都一一作了分析说明。其实,这些回避是多余的。像毛泽东这样伟大的历史人物,完全不必要后人为他隐讳什么。再说,君子之过,也是人皆见之的日月之食,无从遮掩的,重要的是根据历史事实,作出科学的分析。伟大的历史人物,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他一生曲折的经历,怎样达到其顶峰,或又怎样进入误区甚至降到低谷,这并不会减损丝毫世人对他的尊敬。人总是复杂的,像毛泽东这样扭转乾坤、摧毁旧时代创建新时代的人物,更是异常复杂的。把复杂的事物作简单化的处理,回避所谓复杂“棘手”的问题,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也不是对学术工作的严肃态度。当时待罪之身孤处一隅,仍以少年胆识作此艰难工作。一九七八年,突接老友黎澎信,他知道我在山中理旧稿,要去新写的《思想方向》一章,刊在一九七九年第一期《历史研究》(题目为《青年毛泽东的思想方向》)。我是一九七九年一月六日回到北京复职的。这样,二十年之后,我这个人及其文字又同时跟世人见面了。黎澍已经作古,看不到这回的新版本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