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果我老了


□ 白衣书生

人一过四十,想法就特多,但大多是关乎下半辈子的事。无论如何看,都不乏苍凉。

这譬如不少人问,如果你老了,怎么办?在好几年前,我就曾说过,“要写到生命的最后那一刻”。可见,那时我就在想以后老了怎么办。可以不无闲暇地品茶,饮酒,听音乐,看电影,读书,写作,并缅怀那些曾经的岁月。或是在某个淡然的凉凉或是暖暖的午后抑或是黄昏,出去散散步,随意走走。

也有人好意地问,莫非你就没有打算找个老婆,将来在你老了的时候好照顾你?于是我就笑了。“我这人在感情上很较真,怎么可能去接受这种应付。就瞧这世上那些空壳似的婚姻,同床异梦的夫妻们,不知你还会有多少话说?”于是,我可以把那些感情,都用在怀念自己深爱的人身上。无论多少年过去,都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想象的国度里,衣袂飘飘,恬笑嫣然。

我还记得,曾经有人就当面差不多惊呼地说,你居然还在相信爱情?那时,我就表现出一副四平八稳、不卑不亢的样子,“要我不相信爱情,除非我死去。即便死去,也未必就能说明我已不再相信”。我已不记得,是不是那阵子之后,我就带着几近坚定与悲怆的情绪,写下了一篇《作爱的信仰者》的散文。

如果我已老去,那么就可以说说我的一生了。说我的一生,就不得不说那些关乎爱与爱情的故事,甚或是被好事者一度热炒的绯闻。不过,这有什么呢?我似乎并不是太介怀那些人群中的眼底里,流露出的那般心情复杂的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我也深知,那些好事者们大多都太过聪慧,无穷尽的丰富联想,总是能将事实与真相涂抹得不成样子。于是,就任由他们去想象吧,只要没有太惹着我。

其实,独身也未必不好。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像古时候那些深居城堡的伯爵,或是看破红尘的隐士。可以让一曲经典的不知道是不是肖邦的钢琴曲,在身外这不无寂静地空间里缓慢地流淌,将透窗而入的那些晨光或是日光,以及窗外偶尔滑过的一些啾啾鸟语,或是附近某个街道或是半山腰林间公路上汽车的呼呼声,调拨得颇为诗意。没有人会来打搅你,除了按时来收房租水电的房东或是他的子女,或是灰扑扑地扛着一大箱啤酒送货上门的市场店铺里的那个老板娘劳累而乐呵的丈夫。

少有朋友会主动要求到家里来,更不会遇到毫无任何征兆的古灵精怪的不速之客。人们都很忙,有时走起路来跟跑似的,更何况大多都乐于在周末或是某个傍晚,约了去大街小巷的茶肆与酒馆里相聚。这样,既礼貌又体现素质,也让你的个人空间就此一门关尽。

有时,我也会出去。只要不是什么太紧要的事,大多都在某个可能慵懒或是足够闲散地时候,和某个交情虽久但不常见面的朋友会面,一起聊些不失轻松的话题,或是追溯一些曾经的过往。那感觉,颇为诗意,有时更像一篇雅致的散文。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许正是这般境地。

当然,我也会继续或是不乏时机地与一些合适的朋友,涉及合适的话题时,谈论事关人类情感的那些事,偶尔也可临时充当一下心理疏导师的角色。不少人誉我为情感专家,但谁又知晓,世间再好的良医也难以治愈自己的病。于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话,便顺理成章地成了至理名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