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匣子(短篇小说)


□ 卢国政

  哭丧的声音,在黄昏里一直未停,音符绕空飘荡。

  一辆全新黑色奥迪轿车缓缓停下,左后车门迅速推开,一只红色绣花鞋从车里探出,一个着白色衫衣的女人从车里快速钻出,下身是一条鲜艳的大红绣花裙袍,肩上还挎着一个浅黄色挎包。

  女人看了前方不远处那栋披满了白布条、冒着几缕炊烟的楼房一眼,快步走去。

  开车的秃顶胖男人看着她身影渐渐消失在一片哀白中,眉头紧了紧,轻叹了口气,飞快调转车头,猛踩油门的“呜呜”声在空气中飘荡,黑色轿车宛若幽灵一般,在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绝尘远去。

  季书青是下午三点十七分去的世,因病而逝,死的时候,还不满四十二岁。按照季家村的土葬旧俗,死时未满四十八岁的男人,尸体不能在家留过夜,但已留有后的死后可进入季家祠堂,因此季书青的灵柩必须在大阳落下西山前抬出家门。

  李青霞看着身穿白衣或是手臂上缠着白布条进进出出忙碌、偶尔的眼睛余光看到她都会露出漠然甚至鄙夷表情的村民,心里颇不是滋味。但想到电话里女儿季诗玲伤心欲绝的声音,她的心微微抽了抽,垂在胯骨下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迈步从贴了挽联的院门走了进去。

  院子一角,用石头架着几口大锅,有铁锅,也有铝锅,锅下堆着一根根粗如儿臂的柴火,残血般的烈火呼呼窜起,将锅灼烧得烟气直冒,几个打着赤膊满身大汗的男人,正不停地翻动手头的厨具,叽呱叽呱的声音不断传出,在这沉郁的气氛中显得尤为刺耳,似是刀在玻璃上划刮而过的声音一样,让人心里又酥又躁,直想抓狂,锅里飘出的鸡鸭鱼肉竹笋干菇的香味,自动地让人忽略不计。

  院子另一边,站满了三五成群的人们,这些都是季书青的亲朋好友,摆放着灵柩的正堂大门,不断有人进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或真或假的沉痛,好些人的眼角,微微红肿。

  一个全身着白的男人带着四个人,大步从正堂大门走出来,拦住李青霞的去路,红肿得好像泡了辣椒水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李青霞,阴沉着脸,冷冷地道:“你还有脸来啊!”

  李青霞脸色一僵,刚想说话,冷不防一个胖妇人从后面跳了出来,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啪”一声响,好像木板拍在水面上,清脆刺耳,李青霞脸一歪,左脸多了个青红相间的模糊掌印。

  “箩筐婆,给我滚出季家门!”那妇人叉腰指着李青霞怒目圆瞪大骂。

  李青霞摸了摸脸,感到有些火辣,转正脸,看着那妇人,淡淡地道:“我来看诗玲。”

  “看玲侄女?我看是来炫耀的吧?今天是大哥进山的日子,你却红鞋红裙,怎么,你是想来告诉大哥,你要嫁人了?好让大哥在阴间路上也走得不安稳?想不到你这箩筐婆不但箩筐,心也恁毒,滚,这里不欢迎你。”胖妇人目光从她身上扫过,越说越气,指着院门对李青霞大吼。

  这边的动静,已引起了很多前来吊唁的客人的注意,但他们都认得李青霞几人,认得穿着白衫红裙红鞋的女人是死者季书青原来的媳妇,认得站在最前面的男人是季书青的二弟季书良,扇了李青霞脸的妇人是季书青的小妹。看到这一幕,客人们都没有出声,只是静观事态发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