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明的追求:非观光的游记


□ 李政亮

文明的追求:非观光的游记
李政亮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而发生了大量观光客跨国界的移动,以消费为基础的旅行也成为文化研究领域当中重要的议题。正如有关旅行研究的重要著作《旅行者的凝视:现代社会中的休闲与旅行》(The Tourist Gaze: Leisure and Travel in Contemporary Society)一书作者约翰·乌利(John Urry)所说:“将休闲与旅行视为(西方)现代生活核心的研究视角是必要的。”诚然,休闲与旅行的出现,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有相当紧密的关联。不过,在该书以及日益增多的相关专著当中,我们只看到旅行概念在西方的演进,或者说,只看到在西方范围内的以消费为基础的旅行。在这样的旅行观之下,我们就看不到,当时西方的旅行活动业已大量进入到东亚,而面对强势的西方,东亚也开展出不同于西方的旅行实践。事实上,如果考察西方以旅行为主题的各种文体,从十七世纪以来欧洲船舰探险式地进入东亚后巨细靡遗的观察文字,到十九世纪中期法国大众小说《环游世界八十天》的畅销,都显见东亚并未在西方的视域之外。从另一方面来看,从十九世纪中期开始,西方帝国力量大举进入东亚,也正在此时,东亚国家开始出现一项极为特别的文体——它们或被以“游记”、“日记”等不同名称命名,但是,就内容而言,这些作品却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均非抒发游山玩水心得的感性之作,而同样都是对西方国家进行不同面向的考察,其中,西方文明之道更是这些作者所强烈关心的焦点。尽管作者们对于文明目标的追求与国家的改革之道各有不同见解,不过,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做西方之行的时候,多具有官方身份,或者是有一定声望的知识分子,因此,这些人在旅行期间所做出的某些观察,往往影响到其日后的政治行动,甚至进而影响到政府决策。
正如万国博览会对于西方知识体系、消费社会乃至殖民关系扮演了多重的角色,旅行亦是如此。就西方社会史或文化史的角度来说,旅行确实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议题,在旅行的名义下包括不同的意涵,从对陌生国度的探险,到工业革命之后所逐渐成形的大众旅行,以及由之衍生出的旅行文学等等。如果探溯西方现代性形成之前的旅行史的演进,很明显的是,十七至十八世纪的旅行原本属于贵族阶层子弟扩展视野、培养性灵的专利,英国贵族子弟的“壮游”(The Grand Tour)就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壮游”所指的是英国贵族阶层将年轻子弟送往欧洲大陆旅行,借以开阔视野增长见闻的仪式。随着西方工业力量的逐渐形成,旅行的视野也跨越欧洲的疆界,瞄向未知的领域,例如广阔的非洲。十八世纪以来,前往未知领域“探险”,成为众口称颂的英雄业绩,而这些事迹转化为文字所催生的探险故事,更成为出版业的重要支柱。在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英国,一七九五年深入非洲南部的蒙哥·帕克(Mongo Park),回国之际便受到全民狂热的欢迎,而他以其探险家活动为题材出版的相关书籍,更得到读者的认同。在此之后,传教士也加入探险家的行列,例如传教士大卫·李文史东(David Livingstone)十九世纪中期深入神秘非洲的故事,同样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