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插翅难飞


□ 汤 军

电信大楼厅堂里人们说说笑笑等着电梯。电信业的超前发展带来的繁荣也超前地反映在他们脸上。我受到感染也露出微笑。进到电梯他们开始交头接耳,整顿衣衫,眯跟养神,不时盯一眼顶部的摄像头。冥冥中我看到祖先的面容悬浮而山,像一团雾。他在冲我微笑,也冲大家微笑。一笑生了百媚,每个媚都很生动。
林少童不在。我坐在他办公室里等,顺便捞点有用信息。桌上文件不少,有一份是关于全省宽带网建设。我赶紧拿起,时不我待。这是省电信设计院㈩的宽带网规划书。这份规划书把全省宽带网奇特地分成四部分:鱼骨、鱼肉、鱼皮、鱼鳞,配了图画予以说明。鱼骨是主干网,连接省会和二十个地市。用鱼骨来比喻非常恰当,我不免大感兴趣,继续往下看。
“很热闹吧。”背后这一声把我从海底世界唤出来。
林少童回来了。我正想着怎么从尴尬里解脱,他却说,“刚才开会来着,你等急了吧,抱歉啊。”
我想我和林少童的关系已足够让他吐出象牙一般的温润话,便回应道,“还没看完你就来了。”
“要不要给你弄一份?”
林少童的话原本让我欣喜,可转念一想似有不妥,“基本看完了,不用了,毕竟还算机密嘛,现在。”
林少童笑笑,坐到我对面,“你可知凯创公司在这里已经呆了俩礼拜了。你们的动作有点慢。”
我听了很感激.知道他确实在为我着想,便道,“凯创公司认识柯南风柯局长,这我清楚,只是对他们关系深到什么程度不太清楚。”
“我也不知道:”林少童说着拿起电话,“喂,小邱啊,你把那个文件拿来吧。”
“那我先回避一下吧,是不是有机密商议?”我知趣道。
“开玩笑。小邱你又不是不认识,不用。”
对小邱,我有自己的看法。他有个嗜好,收藏毛主席像章。据说他是省毛像协会的发起人之一,执行主席。爱收藏的人都是偏执狂,干得好的叫执着、有毅力,干砸了就是走火入魔、志大才疏。这个人迟早要当处长,这毫无疑问,就像分针早晚要超过时针。他办事滴水不漏,在关键时刻提醒领导这样那样。这后一点似乎对他仕途不利。小邱对我一直是压缩饼干所惯有的不冷不热。我只把他当成柴处和林处的意志执行者,也没太放心上。但小邱总拿腔拿调,经常和我华山论剑。我不是工程师,只能招架一二。
他曾问,你们公司代理的ATM交换机是否能和思科的全兼容?我想都没想就说,肯定。这个原则问题决不能含糊,台湾难道不是中国的—部分吗?不见得吧,邱一鹤的话像从航母牌餐桌起飞的苍蝇那样萦绕在我面前以为我的脸是一盘地道的川菜。“你们做过互通试验么?”我心里没底,只好假装看手机信息偷偷地发短信问技术经理。现在应该怎样来称谓与我为难的这位。小邱?有点儿假惺惺。邱一鹤?一本正经的。还能叫什么……邱工?“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特点是什么?”我的反问把邱一鹤给问住了,也不是问住了,其实是给了他一个展示口才的机会。他中计了,似乎意识到这个问题和他问的问题之间有着天然的脐带关系,而且很适合在筵席上发挥。这个时代的最伟大特点就是不断地接轨又不断地错位。他又说了些什么我已记不得了。交谈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废话,几乎全部被丢在现场,和那些残羹冷炙一起等着收泔水的来。
我只有个印象。当时小邱口若悬河,讲到了WTO,讲到了世界卫生组织,讲到了可可西里藏羚羊,讲到了日本人要把鲸鱼一点点地全吃光。服务员不断上菜,我狠狠吃了几筷子。众人都在为邱一鹤添油加醋,听上去很像中央台的对话栏目,一群IT文化人士聚集在一个演播厅里,围绕着两眼放光的主持人就某个商业主题发表高论,其间有笑声、有幽默、有眼泪、有耳屎、有痔疮、有头眉、有乳房,就是没内容。混账的技术经理始终没回信,不过我已不需要了。邱一鹤讲了一大套,其实就是个标准问题,世界越来越进化,越来越标准化。那么,D&G怎么能和思科不兼容呢,即使不完全兼容,那也不会是商用层次上的不兼容。对邱一鹤这样的小鬼我一向据理力争。不是我瞧不上邱一鹤,而是商业规则使然。
从门外进来的邱一鹤说,“林处,把这个计划书签下字吧。”
林少童指着我,“他,你认识吧?”
“哦,你好,很久不见了。”邱一鹤冲我致意,土卫六向南极洲问好。
“邱工可是计建处的大能人啊,这又搞什么大工程呢?”我问。
邱一鹤是计建处的项门主任,常有大项目由他来选择厂家和制定规模然后报到处里。
“哪有什么大上程,零敲碎打吧。”
“唉,咱们省是个大省,什么事不是头一个吃螃蟹。”我旁敲侧击。
“晚上一起坐坐,好吗,小邱?”林少童问。
“本来今天晚上要去健身,可那家健美俱乐部通知我说今天他们要接受消防检查,暂停。正好,那就,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