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燮论杜甫


□ 邓昭祺

  摘 要:近年来,叶燮的《原诗》受到学术界的重视。学者对书中的三个主要部分——诗歌正变发展论、诗歌创作论和诗歌批评论,都作过深入的研究,写出了不少极有价值的论文和专书。本论文从一个比较新的角度研究《原诗》。文章集中探讨《原诗》论述杜甫的部分,并尝试指出叶燮诗歌理论中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叶燮认为诗歌的发展是踵事增华,因此宋诗较唐诗优胜,可是杜甫这位叶燮心目中古今第一的诗人,却是唐人。叶燮提出“理”、“事”、“情”的客观系统来说明世间万事万物,可是当他拿这套系统来说明杜甫诗歌的优劣时,却把“情”的概念从客观事物的情状偷换成诗人主观世界里的感情。叶燮反对俗儒摘取片语只字来评论杜甫诗,可是他自己却犯了相同的“毛病”。
  关键词:叶燮;杜甫;诗歌正变发展论;诗歌创作论;诗歌批评论
  
  叶燮是杰出的清代文学理论批评家。他的《原诗》对诗歌的发展、创作、批评等各方面都有精辟的论述,是一部内容充实、持论严谨的诗歌理论专著。近二三十年来,《原诗》受到文学理论批评家的高度重视,国内、台湾和香港的学者,纷纷从不同角度探讨叶燮和《原诗》,专书和论文层见迭出,形成“《原诗》热”。有的学者认为《原诗》足以媲美刘勰的划时代巨著《文心雕龙》,有的认为《原诗》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文心雕龙》,有的认为它的理论成严密体系,远胜于历来的诗话之作,甚至有学者认为“《原诗》攀至的理论高度”是“前无古人的”。这些前辈学者对《原诗》诗歌理论的各方面,已经作了深刻透彻的研究;笔者不打算在这篇论文里,复述他们的意见。而只想集中探讨《原诗》对杜甫的评论。这个部分固然在《原诗》里所占的篇幅不多,但是我们把这些散布在《原诗》的意见收集在一起,详细分析研究,可以从一个较新的角度了解叶燮的诗歌理论系统。这篇论文尝试借着分析《原诗》对杜甫的评论,指出叶燮诗歌理论系统上的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原诗》分为内、外两篇,内篇主要探讨诗歌的发展和创作理论,外篇则阐述叶燮的诗歌批评理论和他对历代诗人、作品的具体批评意见。叶燮对杜甫的论述,散见于内篇和外篇。
  叶燮一生最崇拜的诗人是杜甫。他把自己的一间房子叫做“独立苍茫处”,名字取自杜甫《乐游园歌》里的最末一句:“独立苍茫自咏诗”。叶燮自号“已畦”,他把自己的文集称为《已畦集》,诗集称为《已畦诗集》,亦与杜甫的《废畦》诗有密切的关系。大概因为叶燮最推崇杜甫,所以《原诗》里讨论得最多的诗人,就是杜甫。《原诗》的三大部分—一诗歌正变发展论、诗歌创作论、诗歌批评论,都有一些关于杜甫和杜诗的论述。下面就让我们从这三方面深入探讨这些言论。
  
  一、诗歌正变发展论
  
  诗歌正变发展论也可以称为“诗歌正变盛衰论”,是叶燮诗歌理论的精华部分,当代学者郭绍虞称赞说:
  叶燮论诗之长,在用文学史流变的眼光与方法以批评文学,故对诗之正变与盛衰,能有极透澈的见解。(《清诗话·前言》)
  另一位当代学者杨松年曾经以《叶燮诗论的重变精神——原诗内外篇论析》为题,写了一篇长达六十九页的论文,而袁行霈、孟二冬和丁放甚至认为“正变论是叶燮诗学的核心”。 《原诗·内篇》说:
  盖自有天地以来,古今世运气数,递变迁以相禅。古云:“天道十年而一变。”此理也,亦势也,无事无物不然,宁独诗之一道,胶固而不变乎?
  叶燮认为世界的万事万物都在变,“变”是事物能够延续下去的原因。诗歌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既然“未有一日不相续相禅而或息者”,也应该不断变化。叶燮的正变盛衰论,有两点和杜甫有密切的关系。第一点见于《原诗·内篇》以下一段文字:
  变化而不失其正,千古诗人惟杜甫为能。高、岑、王、孟诸子,设色止矣;皆未可语以变化也。夫作诗者,至能成一家之言足矣。此犹清、任、和三子之圣,各极其至;而集大成,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惟夫子。杜甫,诗之神者也。夫惟神,乃能变化。
   叶燮说杜甫是“诗神”,在千古诗人中,只有他一个能够“变化而不失其正”,只有他才有最够资格谈诗的“变化”。既然只有杜甫一人能“变化而不失其正”,那么我们似乎可以推论,高适、岑参、王维、孟浩然等唐代的著名诗人,以至其他不同朝代的诗人,应该都是变而“失其正”的。但叶燮在《原诗》里,明明曾经说过,“《三百篇》一变而为苏、李,再变而为建安、黄初。”他指出建安诗是从苏武、李陵的诗歌变化而来的,可是建安诗并没有因为变化前人诗歌而“失其正”,这一点可以从《原诗·内篇》的“建安之诗,正矣,盛矣”一句得到证明。既然建安诗变化而不失其正,那么它们的作者——建安诗人,也应该像杜甫一样,有足够资格谈诗的“变化”。叶燮一方面说古今诗人中,只有杜甫一人能够“变化而不失其正”,可是在另一方面却称赞建安诗人同样有这个能耐,立论显然有点矛盾。叶燮极重视“变”,据当代学者统计,“变”字在《原诗》里总共出现了84次,可是叶燮却“神化”了杜甫,认为只有杜甫才最有资格谈“变化”,其他诗人“皆未可语以变化也”,这就使《原诗》的诗歌理论产生了上述无法解决的矛盾。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