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声歌唱


□ 刘继明

第一章

我们乡下著名的跳丧鼓歌师钱高粱,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抬预制板的时候出事了。
说来也巧,钱高粱出事的前一天,师兄范五一突然进城来找他,邀他一起去唱丧歌。自从进城以后,钱高粱差不多快要忘记自己曾经是个跳丧鼓歌师了。当范五一突然出现在乱糟糟的工地上,把龙师过世的消息告诉钱高粱,说他们几个徒弟邀聚到一起,打算去给龙师唱一夜跳丧鼓时,他愣怔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龙师就是钱高粱当初学跳丧鼓拜的师父。在上一辈的老歌师当中,八十多岁的龙师恐怕是还健在的唯一的老天牌了。去年中秋从城里回家,钱高粱提了一盒月饼去看望龙师,见他牙齿都掉光了,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蓝布褂子,佝偻着腰坐在门口灰扑扑的台阶上晒太阳,旁边蹲着一条同他一样苍老的狗,神情呆滞,老眼昏花,嘴角流着涎水,差点儿认不出钱高粱来了。想当年,龙师的跳丧鼓唱得远近闻名,有的老人临死之前就对后人做了交代,自己死后家里人要请跳丧鼓歌师,一定要请龙师。他带的徒弟加起来恐怕也有好几十上百位了。看着在跳丧鼓歌场上曾经风光过几十年的师父如今老迈昏聩成这样,钱高梁心里一沉,不由想,自己日后恐怕也会像龙师这副模样吧?
中午下了工,钱高粱请范五一在工地附近的小饭馆吃饭,一边聊着这件事情。
“龙师的家里人想请和尚开道场,我和几个师兄没同意,寻思怎么也得唱一夜跳丧鼓,送送他老人家。”
范五一说:“大家一合计,就让我进城来找你。我们这一茬人里,嗓子大都不中用了,也只有你能挑大梁了。”
“龙师过了,我不去给他磕几个头,不遭雷劈?”钱高粱思忖道,“可我也好些年没进过歌场了,也不晓得还能不能唱……”
“嘻,你不唱谁唱呢?莫非让我唱不成?龙师在世的时候,一直把你当作他最得意的弟子。你就别拿架势了。”范五一瞅着钱高粱说,“再过几年,说不定都没人记得跳丧鼓了,唱一次算一次,就算龙师最后给咱们兄弟几个过一把唱歌瘾的机会吧,以后,只能到你我进棺材那天才有这个机会啦!”
在钱高粱的印象中,范五一还从来没这么推心置腹过。他就不再说什么了。
机会?是啊,机会。送走范五一后,他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想起最初向龙师拜师学艺和最后一次见到龙师的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
本来,钱高粱打算第二天早上动身赶回去的,但工地上第二天要上预制板,抬板的人都是固定的一班人,他一走,包工头张大魁还得临时去找人。所以,早上钱高粱起床后去请假时,包工头没同意,让他抬完预制板再走。钱高粱琢磨,跳丧鼓晚上才开场,抬完板再走也来得及,就留下了。
钱高粱他们所在的工地是一幢五层的楼房,上完最后一层预制板,楼房就封顶了。根据经验,愈是到最后的阶段,上预制板就愈是困难。你想想,抬着几百斤重的预制板从曲里拐弯,颤悠悠的“之”字形跳板一直爬上五楼,稍微出点儿差错,就有可能从跳板上摔下去,即使不丢掉性命,也会落下个缺胳膊断腿的下场。每到这种关键时刻,别说那些新手,就是再有经验的人,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