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黄宗羲的文学问题


□ 张敏杰

摘要:在康熙六年后进行甬上讲学活动过程中,文学逐渐成为黄宗羲关注的重要对象。这其中有诸多的社会政治因素,而黄宗羲的政治哲学思想及其变化对我们认识其学术活动及文学思想的实质至关重要。黄宗羲对文学的基本看法与其在甬上开创的新学风紧密关联。经由甬上讲学而展开的文学理论批评实践活动是时代和儒家学术发展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明夷待访录》 政治哲学 “尊德性” “道问学”
黄宗羲在文学领域进行的思想实践活动,我们无妨称之为黄宗羲的文学问题。历史地看,直至康熙元年前后《明夷待访录》的完成,文学依然不是黄宗羲关注的主要对象。康熙六年前后,黄宗羲的政治哲学思想发生转变,开始结交新朝人士并对清朝持一定程度的合作态度。基于此,黄宗羲重开证人书院,随后又在甬上讲学。正是在这一过程中特别是在甬上讲学活动中,在诸多历史条件、社会因素的综合作用下,黄宗羲方才开始积极主动地进行文学理论的建构和文学批评的实践活动。其中,甬上讲学活动这一历史因素及其政治哲学背景,对我们认识和理解黄宗羲的文学批评的深层内涵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黄宗羲主要的讲学活动和文章著述主要在清康熙朝内展开。应当说,黄宗羲在文学领域的实践活动开始较早,浸染也深。黄宗羲在家学上有研经读史的传统,父亲黄尊素对黄宗羲阅读小说书籍有着开明的态度,认为小说之类的书籍“亦足开其智慧”。黄宗羲年少之际英才磊落,有极好的文学修养和才能。尚在明末的黄宗羲,游学各地,其治学内容以及进行的各种文学活动和晚明士人没有大的区别:
余束发出游,遍交当世之士。是时承平日久,贤豪仟仟,满盈江湖,莫不危举艺文,共矜华藻。场屋时文之外,别有诗古文,修饰卷轴,以充羔雁,往返皆不寂寞。(黄宗羲《寿李杲堂五十序》)身在承平日久的明末,除致力于场屋时文之外,黄宗羲与四方之士相会,诗酒流连,切磋诗文。黄宗羲二十一岁游学南京,黄宗羲对此记载道:“南中游学日,犹及盛明时。朝人时文社,暮拈分韵诗。”(黄宗羲《怀金陵旧游寄儿正谊》)这一年,韩上桂、林古度等人教授黄宗羲具体的诗法——即在声韵格调上“如何汉魏,如何盛唐”,并引荐他人诗社。黄宗羲自言对此“颇领崖略,妄相倡和”。当然,其后当黄宗羲经历过明清之际的社会动荡,再回顾这段诗学之路,已觉得注重修辞、偏于雕琢的为诗之道纵有与古人相合的地方,但读来却是味同嚼蜡。黄宗羲由此不再坚持这样的为诗之道,“明知久久学之,必无进益。故于风雅意绪阔略”(黄宗羲《南雷诗历·题辞》)。
崇祯十一年,黄宗羲注宋遗民谢翱的《西台恸哭记》和《冬青引》。按黄宗羲的叙述,此时对两部作品的注解不过是喜好其文词,属于“无故而为之”。这位宋代遗民及其作品不想竟成了黄宗羲的“身世之谶”。明亡后黄宗羲对这些作品重新加以注释,并从“天地元气”、“国家元气”和个体性情的理论角度对易代之际的人物、作品加以评定和推重。
黄宗羲对诗文作品的见解随时间的推移而有根本上的变化。这主要基于黄宗羲对其时代文学发展的情形有清醒而深刻的反思:
及夫时运而事迁,水落石出,启、祯一辈之士老死略尽,而当日所为之文章,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抱荆山之玉者,竟不异虫罐鸟聒,过耳已泯。(黄宗羲《寿李呆堂五十序》)不仅如此,那些昔日主盟文坛的“钜公元夫”在不到三十年同样不为后人知晓。这些由亲身经历而获得的历史经验,促使黄宗羲思考文学作品如何获得更为深远的历史价值,诗文领域如何建设等一系列问题。但,回答这些问题在顺治朝的社会政治环境下并不适宜。这一时期政局甫定,社会动荡,战火频仍,政治环境异常严酷,黄宗羲一家颠沛流离,他虽有大量的诗歌作品但对文学的省思批判远多于正面的理论建设。这可从康熙初年完成的《明夷待访录》看出。作为黄宗羲经世之学的代表作,《明夷待访录》极言政事,处处流露出回顾总结和反省批判的历史意识。前朝文学成为黄宗羲激烈批判的对象:
时人文集,古文非有师法,语录非有心得,奏议无裨实用,序事无补史学者,不许刻传。其时文、小说、词曲、应酬代笔,已刻者皆追版烧之。士子选场屋之文及私试义策,蛊惑坊市者,弟子员黜革,见任官落职,致仕官夺告身。(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学校》)应该说古文与道统、学统关系密切,黄宗羲强调古文应当有师承、师法,即在古文的传统中确立其价值。唯其如此,古文方可刊刻传播。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中虽提出“师法”的问题,但并没有进一步提出正面的建设性的理论主张。小说、词曲等文体在我们今天的文学范围之内,黄宗羲对此更是有“已刻者皆追版烧之”的严厉态度。
黄宗羲视学校为“养士”之地,且有“公其(天子)是非于学校”的理论主张。由此,黄宗羲在天下大政的层面上对士人的“立言”提出严格要求。关于诗赋,黄宗羲主要是从“取士”的角度来论述的。唐代进士考试的内容为诗赋,明经则试墨义。时文作为“帖书”和“墨义”结合而成的文体,有“转相模勒,日趋浮薄”的流弊,由此而“人才终无振起之时”。(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取士上》)由此,黄宗羲提出系统的取士方略,力图把“空疏”和“愚蔽”之人黜去,转变“浮薄”的士风学风。黄宗羲认为士人在学业上应在“守”即“通经学古”的基础上来阐明一己之见,不必墨守一家之言。回顾历史上的取士政策,黄宗羲论述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