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事


□ 闫耀明

我到理发店去理发是在一个春意盎然的上午。当时那场刺人肌肤的春寒刚刚离开锦城,街面上的行人都不再缩手缩脚,他们笑容满面,举手投足以及开口说话都变得无所顾忌。因为融融的春意使他们的激情像街边的树木在一点点地返青,直至进发。这样的好天气要是不激情进发那才怪呢。我在街边站立的时候,看到有三列结婚的车队在我身边驶过,在人行道上行走的恋人,竟无一例外地牵着手揽着腰,小鸟一样扭来扭去。毫无疑问他们的心情一定像一面叮咚作响的腰鼓,棒极了。
然而我此时的心情却怎么也叮咚不起来,甚至可以说很糟糕。我锁紧眉头在街边站了一阵,目送一对恋人走远,然后决定到街对面的青青理发店去理发。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此时我的头发又乱又长,极像我此刻的心情。
我一直没有到理发店去理发的习惯,因为我讨厌自己的头被陌生人像玩皮球那样拨来拨去。我的头发始终都是机关里的同事来给我理。今天算是破了例,因为早上我妻子说,你的头发早该理一理了。我们学校门前的青青理发店不错,学校的男女老师都到那儿去,而且价格很便宜,理发才2元钱。
我的妻子在我家旁边的一所中学里当老师,虽然她已经像一位得意的将军那样指挥她的几十号学生,但她却无法指挥动我。平时她说的话常常在我这里像羽毛一样轻得毫无分量,但今天我觉得我得听她一次,因为她对我提完建议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要是你上午不去理发我就跟你急。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当老师的都有这个脾气,而且她一发起火来,全锦城的人都能听到。就为这,我也得听她一次。
理发店的老板兼理发师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她很瘦,面容看上去很憔悴,似有满腹的心事。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在给一个民工理发。
对于我的到来,理发师表示了欢迎,但绝对不热烈。
来啦?坐吧。她说。那声音与门外浓浓的春意相去甚远,使我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她看都没有看我一下,仍旧为民工刮脸。
我在旁边的一只折叠椅上坐下来,开始打量这个房间。房间里很干净,除了理发的用具之外,靠墙边有一只燃着的火炉,煤在礼貌快活地燃烧,不时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对面墙壁上,醒目地挂着理发店的营业执照。我看到法人的名字叫韩青,一定就是这位瘦瘦的理发师了。
看完房间我问,我要等多久?
理发师说,这就完了。
我听到她的声音仍旧是那么冰冷坚硬,跟她手上亮亮的剃须刀相差尤几。
接着理发师又说,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令人气愤。谁摊上这样的事情不气愤呢?我妹妹抱着我大哭一场,哭得我心像下了油锅一样难受。
我听不懂理发师的话,她一定是在我进门之前给那个民工讲了一个故事,一个与她的妹妹有关的故事。
但我对理发师的故事没有兴趣,我要用心地清理我的故事。我正为如何给自己的故事设计一个结尾而心烦意乱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