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么远这么近——台湾文化在大陆


“远”是外在的、政治方面的正襟危坐,而“近”则是内心的、情感的文化共鸣

特约作者 贾选凝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这是2012年10月,民进党元老谢长廷前往福建寻根祭祖时的感怀。他这次参访大陆,虽未用官方身份,却被视为带动台湾绿营与大陆交流和对话的契机。“虽然晚了12年,但做对的事情,永远不会太迟。”我们有理由相信,谢长廷泪洒东山岛,不只是政治作秀,更有触景生情的复杂情愫。毕竟祖先假不了,血脉的根基是实实在在的。所谓“饮水思源,慎终追远”的意义,正是暂且抛开政治立场上的差异,在两岸共同认可的中华文化这一框架下,彼此取得理解。

一湾浅浅的海峡,早已不能阻隔台湾与大陆的文化交往。有赖于网络时代高速发展的信息渠道,今时今日,对台湾文化方方面面的趣味,大陆民众都能轻易获得满足。“小清新”们对陈绮贞爱得死去活来,正牌文艺青年们嘴上离不开苏伟贞、朱天文,台版书代购在淘宝上早已非常成熟,拥有庞大粉丝群的云门舞集今年更带了“云门舞集2”来国家大剧院献演。我们发现,不知不觉之间,台湾文化早已深深扎入了大陆的土壤,并占据了人们心底一个独特的位置。

那么远,却又这么近——“远”是外在的、政治方面的正襟危坐,而“近”则是内心的、情感的文化共鸣。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些具体现象,理解台湾文化产品为何会对大陆产生影响。

作为开放文本的文学

巨流河就是辽河,辽宁百姓的母亲河,而它更是台湾文学界与教育界所敬重的前辈齐邦媛的故乡。故乡有多远?从东北巨流河到台湾哑口海,她给出了一种充满历史惆怅的答案。

打开个人记忆的闸门,探索和记忆整个时代,这种书写方式在台湾并不少见。大时代的悲剧,赋予台湾独有的遗憾,台湾文学家们相信,历史深处那些如浮萍般的命运,只有通过书写才能获得应有的敬意。不过,这类“向失败者致敬”的情怀严谨的作品,被正式引入大陆的并不多。相比同期另一本随笔式的《我们台湾这些年》,《巨流河》的文学视野和格局显然都高出许多。它使用的,并非网络语言式的“通识”写法,而是用文学的情怀去回应历史。

这部作品在大陆一经出版就备受关注,从2010年起年年再版,它的畅销也带来了对两岸史观的讨论空间。《巨流河》的根基,是上世纪50年代台湾文学的主流分支——“怀乡文学”。作者本身就是台湾文学重要推手,该书的文学价值毋庸置疑。但是,在至情至性的文学告白之外,“写史”的部分是否真能一碗水端平?两岸知识分子显然对此各有看法——身处不同的历史语境之下,人们所看到的内容和角度,自然有所不同。但是,有争议是好事,文学作为开放的文本,实际上打开了更多对话的通路。因为《巨流河》,我们理解到,台湾学者怎样面对和触碰他们眼中的历史。而有理解,才会有各种可能性。

随着台湾文学越来越受重视,阅读台湾作品也已成为风气。在已为读者所熟识的朱天文姊妹、简媜、苏伟贞之外,唐诺、骆以军、邱妙津等重量级作家,也相继被引入大陆。今年问世的《鳄鱼手记》和《蒙马特遗书》简体版,令大陆读者终于能领略到邱妙津的文字魅力。此时,这位深刻影响华语同性恋文学的天才作家,已经过世17年。唐诺作品《世间的名字》和《遍地神迹》的出版,也使这位梁文道口中“可能是华语世界最好的散文家”,为人们更多了解。作家骆以军,则更是一年出版三本作品——《我未来次子关于我的回忆》《我们》和《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梦游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