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牵梦绕梅里雪山


□ 刘进元

1

我说不清为什么这样魂牵梦绕梅里雪山。
1991年,由于中日联合登山队的17名队员在登山时遇难,受中国登山协会派遣,作为特派记者,我第一次来到梅里雪山。但出发前,甚至到了昆明,我都不知道梅里雪山究竟在何处。当来到金沙江边,看到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时,我被它们的壮丽所激动,心里竟然冒出曹植的句子: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如果不是同行者多是遇难者家属的话,我一定会把喜悦暴露在脸上。我及时地控制住自己,担表情调整到与集体氛围相适宜。
过了金沙江,进入深山峡谷。我至今弄不明白应该如何从地理位置上正确表述那个地方。它是横断山脉,还是横断山系的云岭山脉?总之,我以为是进入横断山了。沿着清冽奔腾的硕多岗河,公路一直蜿蜒向上,渐渐的,云彩时常缠绕在身边,汽车好像颠簸在波峰浪谷之中的小船。正是4月底,我从没有见过的高山杜鹃,随意地开放在路旁,红的,黄的,粉的,一朵朵都有拳头大小。
天黑以后,我们到了中甸。上午在金沙江对岸的丽江,人们已经在收割小麦了,可这里却春寒料峭,冬天还没有完全退却。在我的印象中,全然没有丝毫关于中甸的概念。人家说这是一个县城,而且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县,可在我的眼中,几盏昏黄的路灯不但没有照亮什么,反而使周围的一切变得更加模糊。我们住的州招待所还像内地20年以前的招待所一样,除去床和桌椅之外,一无所有。好在那些日本人是来奔丧的,而且我不懂日语,我没有听到他们的埋怨。
第二天,汽车继续前行。过奔子栏,翻越白茫雪山垭口,拐了一个弯,有人指着前方说:“看,那就是梅里雪山!”还没容我看清雪山的样子,汽车已经一头扎进了厚厚的云雾中。真是奇怪,刚才还能在云舒云卷中看到蓝天,转瞬间,车窗外就是细雨霏霏了。到了德钦县城,我们陷入一片迷蒙的云雾里,大团大团的浓雾灌进峡谷中的小城,目之所及,一切都影影绰绰。
连续三天都在下雨,遇难者家属心急如焚。他们是采奔丧的,最想见到的当然是他们亲人葬身之地——梅里雪山。可是,梅里雪山在哪个方向都说不清啊!我闲未无事,闯到一个中学教师家去“作客”。那位老师告诉我,听说你们要来,当地的藏民都到寺庙中去烧香,祈求天降大雨,不让你们看到雪山。我问为什么?他说,梅里雪山也叫太子雪山,一共有13座山峰,主峰卡瓦博格,藏语是“河谷中险峻雄伟的白雪山峰”,海拔6740米,是藏区的八大神山之首,攀登它就是冒犯天神,亵渎神灵。我当时很不以为然。遇难者家属越来越焦急,但大家都克制着自己,到处窃窃私语,到处弥漫着焦虑和绝望,却没有人把这种心情表达出来。赵小欣来找我,她的丈夫孙维奇是遇难者之一。几个月之前一天早上,孙维奇要出发攀登梅里雪山。对于一个登山运动员的妻子来说,这是最平常的一件事,从恋爱到结婚,再到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孙维奇多少次出发登山,赵小欣从没有为他送行。这次也一样,她下楼准备上班去。可是,就在她打开自行车的车锁时,她的想法突然变了。赵小欣把自行车重新锁上,回到家中,决定到首都机场为丈夫送行。在首都机场,他们照了一张像,谁能想到这竟是他们最后的合影!赵小欣对我说:“刘大哥,你给算一卦吧,看这天气会怎么样。”我哪里会算卦呀,可我还是按“六壬课”的方法算了一“卦”,得卦曰“留连”。事情有点儿麻烦。
追悼会不能开,日程一再往后推。
5月1日,一切都不能再往后推了,4日,除我之外,这一行人将从昆明返回北京,日本人从北京返回日本的机票已经订好,追悼会必须在这一天举行。
早上,出门一看,峡谷中云游雾荡,天上仍然飘着小雨。几十人默默无言地登上汽车,准备到设在飞来寺的纪念碑前去举行悼念仪式。10公里的路,汽车不时停下,坐在第一辆车上的德钦县的县长,一再下车去搬动因下雨而从山上滚落的石头。
来到飞来寺的时候,小雨变成了小雪。设有风,雪花静静地飘落,融入一片白茫茫的浓雾里。飞来寺是一座很小的寺庙,旁边有一片平地,据说,那里是瞻仰梅里雪山的最佳地点。然而,此时的世界却变得如此狭小,大雾垂天,一眼望去,极目之处,不过十来米远。遇难者家属们站在云雾中,无助地望着梅里雪山的方向。茫茫云雾隔开了生者与死者。一个身着紫红僧袍的老喇嘛盘腿趺坐在雪地上,面前摊开一本经书,双手合十,嘴唇微微开合着诵经。我看着那些悲戚无助的遇难者家属,心中也如同壅塞浓雾,沉重而黏厚。老喇嘛一直在念经,我不知道他在念哪一部经书,但我知道,他是这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唯一沟通者。
像铅一样沉重的浓雾……
还有几分钟悼念仪式就要开始了,突然,步话机传来雪山中搜索队队长老曾的声音:“我们按照预定的时间,比你们早半个小时开始悼念活动。现在悼念活动刚刚结束,等等……啊,这里的云雾突然散了,太阳出来了!”我抬头向远方望去,奇迹就在这一瞬间出现了:浓浓的云雾迅速剥离,能见度突然好转,接着,像舞台上拉幕一样,远方的云雾从右向左移动,阳光照耀着一座座突兀出现的银色山峰。终于,高高耸立于众山之巅的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博格君临于世界,她似乎通体透明,洁白如玉,辉煌而高傲,壮丽而圣洁。我被眼前的奇迹慑服了,内心像死去了,一片空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