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跳的方向(组诗)


□ 刘浪

刘浪

你是否想过

那一头挑着太阳

一头挑着月亮的

岁月那个老挑夫

在山东

在山东

我们望那些古柏

望那些已经干枯的树端

再也走不回葱茏

我们还望那些灰砖老墙

望那些有着瓦沟的灰屋顶

想明朝的云如何飘来

而后成为清代的雨

我们在檐下轻轻地走着

唯恐踏出从前的笑声

我们在一个又一个门边照相

想门的开阖之中

那隐去的背影

我们用一把扇子映衬着表情

一面是《论语》名句

另一面是孔子和他的弟子

轻摇一下

扇面上是现代的风

记忆多么像这把扇子

折叠或打开都是山东

那些扇骨

都是用清高的竹子做成

听那么多的口音像拐弯的黄河

那黄河里有历史的游鱼

让我想一探究竟

告诉他

告诉他我终于不再坐在这里一味地等

领着自己我终于启程

告诉他我现在的样子陌生又宁静

认出我时我竟然哭出了声

一只鸟飞过我头顶是别人的风景

两只鸟飞过我头顶还是别人的风景

告诉他我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清醒

对于回忆和盲从我终于透支了全部热情

除了这些告诉他我不再为活着做伪证

如果可能天黑时给他点燃一盏青灯

我终于启程了领着自己

我终于启程了不再替谁做梦

暴雨

这是我没有见过的海我想象中的狂澜

凌乱而烦躁的一堆空蒙没有尽头

这是漫天的落叶凭空卷起劲风

或者是没有舵手的船舶 由时光的上游

翻滚而下被暗礁迎头痛击

这是现场 犯罪嫌疑人再度出现

这是阴谋 无需漂染的黑

一只野兽落入了陷阱孤独的狼

或者饥饿的熊 凄厉一声怒吼

让空间出血 让时间塌方

这是雷粗砺的大石头

这是闪电天地间的一道伤口

这是迷路同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

反反复复地迷路这是永别

瞎子复明了哑巴纵情歌唱

这是燃烧但很冰冷这是忏悔

但面目狰狞这是逼迫

把锋芒逼出剑鞘把咸涩逼出泪水

这是1999年盛夏的一个午夜

除了我谁惊醒后捂住迷惘的眼睛

此刻

此刻,我的手中应该有一块石头

一块不必很大的石头

它可以是任何一种颜色

任何一种形状

能否提炼出金子并不重要

能否禁得起锤子的击打也不重要

而且,我允许这块石头平庸

随处可见,没什么个性

但是,这块石头它是我的

它不是别人的。它是我的

它是我的。它只是我的

此刻,我的手多么沉重呵

我这就捧着我的石头

在所有人面前炫耀

我要让他们全力以赴地羡慕我

我要让他们懂得珍惜

或者突然厌倦自己的拥有

我要捧着我的石头流浪四方

我还要把我的石头

送给我的爱人

此刻,我的手中空无一物

乌鸦

见过一次乌鸦也就够了,我是说落在雪地上的

那只乌鸦。大雪下了三天三夜,

没能将乌鸦染白。大雪又下了三天三夜,

乌鸦的黑得以巩固。你当然可以说这只乌鸦

是一条鱼,腥了一锅汤的那条鱼,

但它这种仇恨一样坚牢的黑,

鄙夷的同时,你又不得不敬佩。

见过一次乌鸦也就够了,我是说飞在坟茔和坟茔之间的

那只乌鸦。时光流走了一个世纪,

乌鸦盘旋过来。时光又流走了一个世纪,

乌鸦盘旋过去。你当然可以说这只乌鸦是游魂,

是丑陋,是你讨厌又必须面对的一个人,

但你不能说它已经失败,或者将要失败,不能。

见过一次乌鸦也就够了,我是说落在雪地上,

或者飞在坟茔和坟茔之间的那只乌鸦。忽然之间,

你会觉得它是夜的碎片,是你遮挡不住的一块伤疤。

你听啊!它的叫声多么空洞!如同一把碎骨,

正在敲打着时间。从此你惧怕再次见到乌鸦,

而它漆黑的翅膀,时常在你眼前舞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心跳的方向(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