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伤吾爱


□ 朱金豆

见过上半身比下半身长的,可没见过上半身这么长的。阿陶看看吧台边坐着的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扭头向她对面的含笑说。
湖滨风光道旁不知不觉间兴起了这样一排情调各异的酒吧,阿陶和含笑最近几乎每周都来这里小坐。她们在这间名叫“岛屿”的酒吧里有一个固定的座位,靠窗。白天,从宽大的玻璃窗放眼望去,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此刻,暮色已深,含笑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茫然的世界
她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阿陶说,你今天看什么都不顺眼,谁又得罪你啦?
我是谁呀?谁敢得罪我啊!阿陶叫了起来,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乃曹操再世,宁愿我负天下人,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嘿嘿!含笑笑道,你?就你这样的,曹操恐怕是比不上了,不过可比他同时代的一个人。
不,除了曹操我谁也看不上。诸葛亮也不干!
切!你还真敢往自个儿头上戴高帽子。
嗯,不错,好像整个三国里面,帽子最高的就是诸葛亮了。
哈哈!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对不起!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在她们相视而乐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已经站在了身边。他礼貌地问。
阿陶抬头看去,吃了一惊。
含笑打量那个人,哪里是上半身长,他的身高起码超过一米八二。她开心地看着阿陶,说,当然可以。
我想,你们已经改变看法了。年轻人微笑着,看着阿陶。
啊,我们,呵呵,你不可能听见的。阿陶的慌乱很快变成了她一贯的坦然镇定。
含笑说,你是运动员吧?
嗯,业余的时候算是。我从国外回来不久,现在还在找工作。我叫高俊。
你好。我叫含笑,在电视台工作,这是阿陶,杂志社的首席记者。
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经常来这里吗?我是第一次来,听别人说这里的气氛很不错,今天顺路过来体会一下。
感觉怎么样?
很好。是个非常适合约会朋友的地方。高俊笑道。
可你好像是一个人啊。含笑调侃道。
可我认识了你们啊。高俊说着,目光转向了沉默不语的阿陶。
别看我,我不想交朋友啊。阿陶伸出纤白的手,指着含笑说,是她强迫我来的。给你个宝贵的信息,含笑女士最近思嫁心切,你有大把的机会,不要错过啊。
含笑挥手把阿陶的手打回去,说,我真是交友不慎,阿陶,有你这么推销朋友的吗?
喂!阿陶装模作样地揉着被含笑打过的手,嚷嚷道,你有点风度好不好?见到高俊这样的帅哥就对朋友痛下杀手,含笑,你也太狠了吧。
高俊笑了起来,问,你们平时就这样吗?亲密无间?
不然日子怎么过啊?阿陶说,这样的世道。
什么样的世道?高俊觉得阿陶说话很好玩,看她年纪也不大,怎么好像饱经沧桑似的。
僧多粥少,美女难嫁啊!阿陶感慨道,所以,美女们就只好相互关照,成为朋友了。可是,一旦有目标出现,你看见了吧,美女们就会反目成仇。
高俊忍不住笑问,美女们到底要嫁什么样的人才甘心啊?
你没看前不久出的那本书吗?《如何嫁给千万富翁》!还有一本书特别畅销,叫《美容大王》,据说已经卖到百万册了。那是个典型的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唉,怎么得了啊,遍地美女,竞争惨烈。含笑,你也将就了吧,像高俊这样的青年,就算不是潜力股,至少人家有青春有容貌,最重要是,他可是一个多月来,在这里第一个主动跟你搭讪的人了。
含笑好气又好笑地看着阿陶,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高俊哈哈大笑起来。
你就贫吧你,含笑喝口啤酒,道,我不跟伤心的人计较。我算是领教了,什么叫丧心病狂。如果牺牲我的名誉可以挽救你的灵魂,我也认了。
高俊和她们互相留了电话,推说住得远,先告辞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他还忍不住笑。含笑和阿陶。这两个女人真有意思。
回到家中,母亲忧郁地对他说,星儿今天晚上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说你手机关机,到处找不到你,你给她回个电话。我听那样子,像是一直在哭。
不用了,妈。下次你再接到她的电话就告诉她,不要再这样了。我已经把话都跟她说清楚了,让她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高俊说完,拥抱了一下母亲,进卫生间去淋浴。
冰凉的水从头上直冲下来。虽然已经是四月,他的泪还是给惊了出来。
怎么可能不心痛。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去国外读博士两年,他的爱情,从最初到现在,都只和一个名字有关——星儿。可是,那么巧,他悄然回国,本想给心爱的人一个惊喜,却见星儿在机场与别人吻别。
这样戏剧性的场面让高俊不敢相信自己脚踏的已经是祖国的土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