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事先张扬的离家出走(短篇小说)


□ 李唐

  1

  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一匹红色的马。它沿着铁轨,一直在奔跑。棕红色的马鬃像彩带一样迎风飘扬,马蹄的嗒嗒声惊扰起一阵阵的尘土。我的视线一直跟着它,我这才发现,它似乎在跟我兜圈子。它绕着我一圈一圈地跑,我不知道它是为了什么。不一会儿我就头晕目眩,阳光像是一面面顽皮的小镜子晃着我的眼睛。我脚下不稳,跌倒在地。

  我仰面朝天,看到湛蓝的天空。云朵纹丝不动,阳光为它们镶上了一层金边。我随手抓起一把泥土,闻到青草的芳香。我可以感觉到,潮湿的泥土陷进了我的指甲缝里。松软的草地托着我的身体,像是悬空一样。

  我突然不想起来了,我不想离开这片陌生的草原。

  红马的头颅挡住了太阳的光线。它看着我,眼神清澈而无辜。它似乎是跑累了,皮肤渗透出了细密的汗珠。我站起身,慢慢地抚摸着马脖子。出乎我的意料,红马的皮肤却是冰凉的。我捋着它的毛发,像是摸在一块柔顺的丝绸上。

  红马的头微微地上下颤动,不时摇摇头,或者嘹望远方。我搂着红马的脖子,仿佛我和它的心由于什么东西而牢牢地连在了一起。我看着它的眼睛,不禁吃了一惊。红马的眼窝湿润,盛满泪水。我看到一行眼泪顺着它的脸流下来。我被这泪水深深地触动了。一大片云朵遮住了太阳。

  突然,它长啸一声,飞快地奔跑起来。眼看着快要跃出我的视线了,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悲伤过。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吊灯和天花板,还有天花板上一条大约一米长蜿蜒的细微裂缝。我的脑袋嗡嗡响,我知道这是没有睡好的后遗症。阳光把窗帘照得非常明亮,偶尔的几声鸟鸣从窗外传来。我坐起来,这才发现后背潮湿,背心像一张纸粘在了脊背上。我用手擦了把脸,脸上也都是汗,天气太热了。我走下床,把拖鞋从床底下掏出来。然后拉开窗帘,屋子里立刻光明一片。

  这是我无聊的暑假中平常的一天。我的脑子仍在嗡嗡地响,像是谁趁我不注意往我的脑子里放了什么不老实的东西。我从凌乱的写字台上拿起温度计。32度。大清早就这么热,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心里抱怨,重新把它放回桌子上。这几天的天气像在相互比赛,一天比一天热。我在家里只穿着大背心和大裤衩,头发还是一缕一缕地贴在脸上。我从书架的玻璃窗上看到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头发确实该理了,父亲已经催过好几次,但我总是一拖再拖。我不喜欢楼下的那个剃头师傅,他总是把我弄得很疼。

  我走到客厅,发现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茶几上放着油条和豆浆。我愣了愣,终于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父亲不用去上班。

  父亲专心致志地看报纸。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后背已经被汗洇湿了一大片。他总是假正经,我不满地想。这么热的天,穿得这么多做什么?

  我不声不响地坐到沙发上,开始吃油条。

  “吃完后你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父亲目不斜视,仿佛在跟报纸说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