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鸡头


□ 补 丁

  王福因为抢了金水泉的鸡头吃,导致他爹被斗而死。从此,王福每年给金成送鸡头,金成每年给王福爹的坟扯草。这样已经22年了。王福给金成送鸡头到底要送多久呢?
  
  8月21日,是王福刻骨铭心的日子。
  秋风一扫,王福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年过四十的他荡漾在秋风中,浑身都充满了鸡的那种有点腥臭的味道。自13岁起,这种味道就一直伴随着他。但这种味道只有秋天才会聚拢,所以一到秋天,巴子营的鸡看王福都是怪怪的,王福眼里所放射出的杀气令它们老翻跟头。
  一到8月初,王福都会买鸡,从1973年起,年年增加一只,今年已增加到22只了。买到鸡后,他用特制的笼子关了它们,像伺候老婆月子般精心。8月20日晚上,他用一根长竿挑了灯,让家人端来脸盆。青色的刀闪着幽光,在夜幕下飞起道道寒光,鸡头迸起来,又沉重跌下,血腥味便弥漫了整个巴子营。
  鸡头被洗得干干净净,鸡嘴里的秽物也被掏得光光的,对着鸡头,王福脸上爬上的狰狞令家人不寒而栗。这时候,即使他的老母,也不敢丝毫打搅他。凝视一阵鸡头后,他将每年用来盛鸡头的篮子从房梁上解下,仔细地洗涮,篮子被洗得发白,他再上一层清漆,洁白的篮子装进洁净的鸡头,相得益彰。鸡头们都望着王福微笑,只等8月21日一到,就伴随他去完成一年一度的使命。
  2005年的8月21日,王福起得很早。秋日的巴子营清晨凉凉的,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野鸡起得比王福还早,它们悠闲地在秋庄稼地里寻觅属于它们自己的东西。王福的到来影响了它们的宁静,它们扑扇着翅膀,怪叫几声,到别处去了。从村里转一圈回来,王福仔细地洗了脸,漱了口,换上崭新的衣服,来到了金成的家门口。金成家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王福篮子的鸡头一个个直立,仿佛用手一拍就会飞起来。门楼上的琉璃瓦沐浴在阳光中,一点一点闪光。
  “金书记,我送鸡头来了。”王福高声喊道。
  隔壁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金成的儿子金水泉提着一把铁锨冲了出来:“王福,你有完没完?”
  王福小心地回答:“又是8月21日呢,我只不过给金书记送鸡头来了。”
  水泉拍拍铁锨把,“20多年了,你爹埋在地里都成灰了,我父亲千错万错,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你还想干啥?”
  王福掂了掂篮子:“你看你看,大清早生什么气?我爹死了化作了灰,金书记还活着,只要他活着,我就得孝敬他。”
  “你还不如杀了他。”水泉吼道。
  “听听,听听,我怎么能做犯法的事?我是真心实意来看金书记的。”
  水泉举起铁锨,身后苍老的声音喝住了他:“只要他有心,你就让他送,让他进来。”
  王福进了屋,将一篮子鸡头倒在桌子上:“金书记,祝你活得千秋万代。”他恭敬地鞠了一躬,转身出门。
  一声沉闷的响过后,鸡头都隔墙飞出了院子。王福一只一只将鸡头捡起来,数了数,还差一个。他拍了拍门:“金书记,还差一个,别的我都放在门口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