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中抒怀(组诗)


黄迪声

  秦岭

  站在母亲河边

  就可以望见这座

  中华民族的父亲山

  刘邦说:

  “出去?我是汉王

  回来??我是汉帝。”

  王维说:

  “这里有我家

  名叫辋川别墅。”

  李白说:

  “走一走这里的古道

  才能够动笔写《蜀道难》。”

  尹喜说:

  “紫气东来

  老子为我讲述《道德经》。”

  核桃说:

  “生长在这里

  才能皮薄肉厚。”

  秦都

  比秦时瘦了些

  风韵依稀可辨

  落了一些历史的叶子

  长出了很多新鲜的枝条

  渭河乳汁未干

  是古都永远的母亲

  阿房宫遗址默默无语

  是古都永远的伤痛

  历史的脉络

  根连了秦川八百里

  文化底蕴

  积蓄了上下五千年

  在秦都

  我仰望

  在渭河边

  我心在历史的天空飞翔

  大雁塔

  大雁落于前

  玄奘行于后

  斑驳陆离的光影闪过

  大雁塔在传说中移进我的视野

  我登上大雁塔

  触摸了一下终南山的云彩

  看到北广场上的喷泉

  像一个又一个创作中的诗人

  我和很多人一样

  从塔的顶部回到地面

  打量了一下古代和现在

  然后在人群中找回了自己

  让到来的人达到一个高度

  也因此伟岸了自己

  这就是大雁塔

  五陵源

   已经走远的汉朝

  在五陵源策马而返

  那些汉帝们

  依靠皇陵

  巍然站立

  他们的身影

  《史记》一样清晰

  在2010年的光照下

  依然被拖得很长

  历史的画面

  反复交叠

  曾经的盛世

  恍然再现

  曾经的黄昏人喊马嘶

  此刻只有古树守着文物的宁静

  游人们的思绪骑着鎏金马

  去马踏匈奴

  距离汉朝似只有一步之遥

  兵马俑

  无论在一号坑还是二号坑

  兵马俑都在全神贯注听着命令

  威武或者冷峻

  冷漠或者多情

  那一位年岁大的.是谁的父亲

  那一位年轻的.又是谁的儿子

  在坑外.秦朝的孩子在哭喊

  工匠的女人们曾在苦苦等待

  辉煌了一座陵墓

  湮没了万千白骨

  那些逃离的兵马俑

  是陈胜吴广还是刘邦项羽?

  无字碑

  武墨躺在山里面

  看一波又一波人走来

  在无字碑下阅读或者站立

  想探个究竟,想看个说法

  此刻.我也站在这里

  围着无字碑.也转了几圈

  看到了武则天的无字碑

  变成了很多人的有字碑

  在人间

  无就是有

  自己不想说的

  别人偏说个没完

  责任编辑,朱多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关中抒怀(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