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诺的九畹溪


□ 马 竹

西诺在北京生长,随父亲来湖北秭归之前没有像漂流九畹溪这样惊险而又刺激的经历。我不知道西诺在漂流的前夜睡觉之前都想了些什么,但在我们一行人正式准备漂流前,西诺突然对他的父亲说:爸,我可不可以不和你一起漂流?
尽管西诺看上去像一个大小伙子,但他现在还是一个初中生,还是一个在主观世界保持着清纯的小男孩。他突然用商量的口吻向他的父亲提出分开活动的想法,确实令人吃惊。漂流毕竟惊险多于刺激,何况九畹溪漂流的时间长度将近三个小时,何况在此之前,生长在北京的西诺并没有这样的经历。李西诺的父亲李师东后来说: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儿子已经长大了。师东把西诺带到我的面前,说:西诺,你和马叔叔—起漂流吧。
看见所有的大人都全副武装穿上救生衣、护腿、黄帽子,西诺忍不住一再放声大笑。也就是在大家还没有上橡皮船之前,从西诺的笑声中,我觉得可以比照一个孩子和一群成年人在漂流状态下的神色差别。也许我们成年人都把这场漂流看得近乎严重,甚至有人在更换救生衣等安全设施的时候表情严肃,仿佛即将穿越的不是欢乐而是危险……可是,在西诺看来,当清一色的安全包装使一群成年人忽然显得异常起来的时侯,滑稽与可笑也就引他开怀大笑了。还没有进入漂泥呢,西诺就开始收获快乐,根本就没有想过前面可能有危险。
现在看来,我一路上的紧张和师东始终与我们的相伴,虽然是男人的呵护本能甚或是责任意识,但西诺是怎么看和想的呢?我真的无法揣摩。对于孩子,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给予爱,这是一个难究其竟的永恒困惑。师东始终给孩子投来关心的目光,我相信西诺感觉得到。在我们整个漂流过程中,西诺自然流露出来的那种天真可爱,是那样的天然,那样的令我震撼。在平坦的溪流中,我问西诺名字的由来,他说:我小名是好好,后来叫希诺,希望的希,是希望我遵守诺言?后来又改成西诺,西方的西,是不是跟我爸的名字里有一个东字相对?说完了,西诺微笑着,一脸的稚气。途中有一个非常瘦弱的中年妇女用竹竿把我们的船拉到岸边,并帮忙我们给船倒水,我给了那妇女一元钱以示谢意,然后告诉西诺,对于这样的帮助应该感谢,何况她是一个瘦弱的女人。西诺郑重点头,表示明白了也记住了。
漂流途中,西诺嫌他换上的一双解放鞋太小,夹脚不舒服,他问我:可不可以放掉?我当时并不完全明白他说的放掉,点头说可以。接着他飞快地把一双鞋子脱掉,然后很舒展的样子,说:放了舒服。原来他说的放是解放的放。此后在沿途的小憩或整理橡皮船时,他都光着一双脚丫,也不怕岸边的石子咯他的脚。他总想放声叫喊,尤其在经过险滩当冰凉的溪水倾覆在我们身上时,他因为叫喊也就必然被满满地灌上一口水。一路上我都在提醒他不要张大嘴巴叫喊,但他更愿意对着高山,对着湍急的九畹溪不停地叫喊,而且动辄说出:过瘾,好过瘾。最过瘾的一幕是同伴中有人对着我们的船冲了过来,冲过来之前还大声说应该互相碰撞才好玩,哪知我和西诺的船是靠在一个漩涡附近的,同伴的船刚碰上我们就瞬间覆没了……至少过了五秒种,我们才发现一双黄帽子从水面浮出……西诺大笑,笑声在山林回荡。他在全部的漂流过程中,稚气的脸上几乎始终都是笑着的。
有时我们要小憩一下,比如喝一杯热乎乎的姜汤水,比如给橡皮船充气,比如把灌满水的船倒空……西诺在惊险刺激的九畹溪体会着热情、温暖、协作和战胜恐惧、开怀欢乐等等,同时他也在让这条陌生的九畹溪因为他的漂流而变得熟悉和可亲。记得我们结束漂流时西诺要小解,我们都说你一个小孩子随便,他坚持要找到厕所,坚持不给他的九畹溪留下任何不好的记忆。
我不知道西诺在当晚给他父亲或者回北京给他的同学们怎样讲述他的九畹溪漂流,听师东说小家伙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师东并且说这次漂流对西诺来说意义重大。我想这意义还在于:一个主观世界尚很清纯而且似乎有点浑然天成的男孩子,在第一次经历长时间的惊险漂流过程中,对自然山水的神奇美丽一定满怀着由衷的喜爱和无私的亲切。这是一种天然的、无瑕的、合一的欢乐交融,不像我们成年人对自然山水怀着一种功利的、审视的、食欲的等等私心杂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就连我写的这篇文章也夹杂着某种成年人的所谓知觉。
那么,西诺的日记是怎么写的呢?我想他要么写得非常轻松好玩,要么因写日记的时候想到漂流九畹溪而大笑,甚或要么因写日记时并不能体会到漂流时的那种欢乐而隐约有些怅惘,以致怀着淡淡的苦恼,思念他的九婉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