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颜色


□ 李治邦

  黄手帕
  
  某城建规划公司在三八妇女节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联欢会,请夫妻俩都在公司工作的六对夫妇做一个游戏。什么游戏事先不知道,组织者弄得气氛神秘兮兮的。谁是组织者呢,就是公司的组织部长。那六对夫妇都想知道谜底,可组织部长守口如瓶,打死也不说。联欢会那天,组织部长亲自上阵,公司所有领导都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煞有介事的样子,别人不知道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在开重要的会议。组织部长先是大声宣读了游戏规则,然后上了几个工作人员。先把六名男士的眼睛用黑布蒙上,又请六位女士依次上来,请六位男士去摸六位女士的手,认出哪只手是自己的妻子。本来三八妇女节联欢会没有多少人有兴致参加,就因为事先宣布了这个极为诱人的游戏,公司小礼堂座无虚席,被组织部长弄得气氛多少有些亢奋。
  这六名男士中有两个是科长,一个姓刘,一个姓黄。恰恰这两个科长都有可能被提拔为公司的副经理,因为公司原两名副经理一个提为正经理,一个已经患胰腺癌在医院艰难地熬着生命的最后余光。市里有关部门下了毛毛雨,公司领导补充迫在眉睫。更何况公司正在做上市的准备,光靠正经理张罗显然不顶戗了。三八妇女节前,公司举行了两次民意测验,刘科长和黄科长旗鼓相当,不相上下。听说市里有关部门的领导近日准备下来,再搞一次民意测验,然后一锤定音。在这座城市没有人不知道城建规划公司的,这是一个权力很大的单位,城市所有盖房子拆房子都由这个公司核查批准。走过这个公司大楼前,会觉得一种威严。因为,门前两座大石狮子雕刻得逼真而雄壮,整个楼房都是用钢化玻璃装饰过的,太阳的照射使得玻璃金光四射。周围邻居起诉过很多次,说城建规划公司的玻璃反射太扰民了,天天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可每次邻居们上诉都败诉,不是法院的问题,是谁也不会判把城建规划公司的玻璃全都给卸喽,因为造价实在太高,据说花了上千万。在公司有明文规定,公司经理级领导有资格住大单元房子,面积在二百个平方,而科级只能住小单元房子。尽管取消了分配住房,但城建规划公司依然在按照职务分配住房。如果刘科长或者黄科长提拔为副经理,就会有特权,就能乘坐超人汽车,并且拥有年薪制,当然多少钱谁都不知道。
  刘科长比黄科长年轻,人长得精神,透着潇洒,尤其是那张嘴很能说,当然倾听者大都是漂亮女人。刘科长在公司的绯闻不少,但没有一个有依据的,都是捕风捉影。原因是刘科长老婆是文化馆的舞蹈干部,公司若举办舞会,只要刘科长老婆在中心舞池这么一站,所有的风采就笼罩过来。也可能是她的皮肤白皙细嫩,她的服装总是裸露着两只白晃晃的胳膊。滑动起来总能看见那两只胳膊随风而舞。刘科长从来不跟老婆跳舞,他说自己是搞技术的,对舞蹈一窍不通。于是跳舞的对象都是公司的帅小伙们。她能随着音乐即性地翩翩起舞,腰身摇摆着,似推倒了一棵棵的秋树,抖落了满地的残叶,把每一个舞伴都引进一个如歌如画的美妙境界。哪次,刘科长都入迷地欣赏着老婆的舞蹈,他唯一的任务是老婆汗水淌多了,他跑过去殷勤地给擦一擦,用的是一条醒目的黄手帕。后来,公司人都喊刘科长叫幸福黄手帕。为什么爱用黄手帕,刘科长从来也不解释,后来公司总经理郑重地问他,刘科长才勉强回答,没什么,就是因为我老婆看了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觉得喜欢,我是投其所好呗。当然,这个解释很牵强,但只是这么一个解释。黄科长是个内敛的人,人长得也比较憨实。他在公司人缘很好,因为他对谁都是一副笑脸,谁求他办事都很认真去做。他会修电脑,谁找他都应着。传达室的孙大爷找他,说他闺女的电脑突然坏了,黄科长下班二话不说,打出租车去孙大爷家修,一修就到了半夜。后来孙大爷逢人就夸,夸得黄科长脸色通红。公司有的女人说,这年头男人能脸红,就是好男人。黄科长老婆是医院的护士,人很厉害,特别爱吃醋,总怀疑黄科长在公司有相好的。每次黄科长下班回来,都要抱住他仔细地闻一闻,闻有没有女人的香水味道。有一次被闻到了,跟黄科长打起嘴仗。黄科长找到刘科长说,说你帮帮我,那天舞会是你老婆和我跳舞,我那身上的香水是你老婆传染的。刘科长带着老婆跑到黄科长家,还没等解释,黄科长老婆就一抿嘴,说,我知道是谁的了。黄科长纳闷地问,谁的?他老婆指了指刘科长的老婆,咯咯笑着,就是她的,香味儿实在是太冲了。说完,四个人都笑了。刘科长带着老婆款款走了,黄科长老婆不解地问,哪有一个大男人总把黄手帕带着,然后给自己老婆擦的,也太表演了吧。黄科长笑了笑,说,公允地说,不是刘科长爱表演,是他这个女人太风流。黄科长老婆不以为然,不客气地说,你将来要是跟刘科长争官场,打败你的不是他,一准是他老婆。黄科长惊恐地捂老婆的嘴,小声说,你别瞎说这个,传到公司我就完蛋了!
  这时,六名男士被工作人员一丝不苟地蒙上眼睛,为了验证是否公正,又请公司总经理认真复核了一回,可以说绝对蒙得严严实实。于是在公司全体人员的掌声中,那六名女士紧张地走到六名男士对面,依次排开伸出手来。她们把手伸得都挺长,恨不得一下子就能让蒙眼的丈夫摸出来。六名男士很紧张,都怕摸错了,引起大家的笑话。特别是刘科长和黄科长,面目表情显得十分庄严。恰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两位科长身上,本来是一场游戏倒变得似乎复杂起来,成了某一种官场角逐或者说是较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