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云在长影的日子


□ 李玲修

说过“爱”,就不放弃

1959年,当我戴着红领巾考进长影剧团见习演员训练班时,苏云是长影生产处长。转过年来,担任了长影副厂长。那时,我常溜进各放映室看片子。后来发现“八放”审查样片、双片时,常有一位说山西话的领导。他的发言,和别的领导不太一样,既有对影片原则方面的看法,又有非常具体的意见。比如,这个镜头光不对啦,那个镜头“穿帮”啦,甚至移动道稍有晃动拍出的镜头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而每次他进小礼堂时,平时那些威风凛凛的导演和制片主任就兴奋中夹杂紧张地悄悄说:“苏厂长来了!苏厂长来了!”
时年十五六岁的我,对电影艺术所知甚少,但直觉这位领导很权威,问剧团的老演员,才知他是苏云副厂长,有着令人羡慕的革命经历.13岁就参军成为晋东南八路军总部太行山剧团团员,后来在八路军野战政治部鲁迅艺术学校学过美术。18岁人了党。1947年他转战晋冀,调入西北电影工学队,后被派到兴山东北电影制片厂,先在摄影科担任摄影助理,很快成为科长,一年后就成为技术处处长、生产处处长,是一位精通业务很有发展的党员干部。这些介绍,在我心中构成了苏云的第一个传奇。
苏云的第二个传奇,是他与著名配音演员向隽殊的恋爱。向隽殊出身非劳动人民家庭,所谓“社会关系复杂”,婚姻亦有过挫折。当年他们相爱时,在厂内是爆了一个大冷门,上上下下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双方都受到了很大压力。有的领导怕因此影响苏云的大好前程,奉劝苏云另择配偶。也有好心人给他介绍别的对象,还有一些女孩子向他表达爱慕之情,可苏云都不为之所动。向隽殊怕因此影响苏云的前程,忍痛向他提出分手。但苏云说:“他们所以反对,是因为他们都不真正了解你。你的决定我会尊重,不过今后我不会再考虑这件事了”。说这话时,他的眼里含满了泪水。
苏云宁可不升官也不愿放弃真正的爱情,这在他这种经历的干部中是难能可贵的。他是个重感情敢于坚持独立见解的人。后来半个多世纪的事实证明,苏云慧眼识珠,他们的婚姻是幸福的。不论是阳光灿烂还是风风雨雨,他和妻子相濡以沫,互助支持,各自为电影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们的婚姻也成为影坛佳话。

“创业”的勇气

在文革中,苏云被关进牛棚,有人毒打了他。向隽殊带着女儿借故走进牛棚时,看见他正在擦洗身上带血的伤痕,脑后的颈椎部位起了一个鸡蛋大的血包。

向隽殊又气又疼地说:“怎么往死里打啊?”苏云却用一种谅解的口吻说:“啊,小娃娃,小娃娃……”事后,他的颈椎留下了严重后遗症,经常头晕。他明明知道是谁打了自己,但一直对夫人和儿女守口如瓶。直到临终离去,家里亲人也不知到底是谁打了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