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生有多少下雪的日子


□ 蒋亚林


虽然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并非夏天,但在我的记忆中,你却永远是一个穿白色长裙的素净女孩。
记得第一次到你宿舍,我发现你案头那只白瓷水盂里养着一块卵石,那水很清,那卵石很静,它们仿佛来自天池,来自仙界,纯净得使我屏住呼吸,唯恐一不小心将它们污染。
在这世上你最喜爱两样东西:冬日雪与四季花。但令我遗憾的是,我知道这一点是在你赴我第一次约会却没有得到我的一束玫瑰十分失望之后。你的居室十分简朴,简朴得近乎有点寒酸,但我发现总有当令之花清供于案,在那狭小的空间拓出一片清纯高远的天地。你曾不止一次对我说,你对生活最大的奢望,就是拥有一方庭院,——哪怕很小很小,在里植上梅兰竹菊,每天早晨掐上一束带露的花枝插入瓶中。你说这一切的时候,声音轻微,目光凝注,两眼星星一样发亮。知道吗,你的这一点小小的愿望已经实现,因为你在说花的时候,你便成了花,你坐的那张白净藤椅随同着你都在静静开放,吐散清芳。
知道你喜欢雪,对雪有着特别的感情,是缘于一个冬日。
那天我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屋里微黑,窗口被一片刺目的银光镀满,你按捺不住兴奋地对我喊:下雪了!下雪了!好大好大的雪!快快起来踏雪去!可我有点犹豫,我觉得冬天对任何一个人最有诱惑力的都是热被窝,而不大可能是那给人以砭骨之寒的雪。于是我对你说,急什么,天才刚刚亮,外面一个人还没有,先进屋暖和一下嘛。可你几乎一分钟等不及,立刻就要出发,说再等一会,满地干干净净雪白雪白的雪就会被人踩脏,踩黑。到了门外,走在洁白洁白的雪地上,开始你脚步轻轻,小心翼翼,好像每跨一步都是迫不得已,双脚不忍踩在雪上。但到后来,你却再也控制不住了,笑!跑!跳!滚!在那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你开心得像一只翩翩起舞的玉蝴蝶,你的笑声灿烂得如一串串春天的风铃。
其实无需你说我也已猜到,你的生日是在冬季,而且那一天必定是个飘雪的日子,雪很大,那一朵朵白梅纷纷扬扬飘下,寻觅着你的哭声飘过去,飘进你的血液,飘入你的灵魂,飘成了你生命的底色。因此可以说,你是一个冬的女儿,你是真正的雪孩子,即使炎炎之夏不断向你进攻,即使溽热的秋火把你包围得紧紧,最终也无法改变你的冰雪精神。
如果说你的心很软软得像夏日阳光下的果冻那绝不算夸张,因为在电影院每次看到生死诀别、恩爱缠绵的场面,我发现你的眼角总是一片雨季的田野。印象中你对《廊桥遗梦》、《泰坦尼克号》这类片子总观之不厌,而看第二遍比看第一遍所付的眼泪绝不会少。你也知道“听话本落泪,替古人担忧”的可笑,但你却如娇娇小孩,不具备(也不想具备)控制情感的能力。总之,你一进入电影院泪腺就特别发达,眼角的小溪在银屏的微光里闪闪烁烁,一如水晶。
其实我们应该一直在那雪地上徜徉,我们应该让那棵春天的绿树更多地结上金苹果银苹果与小星星,可是我们最初的相识就已注定:这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因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