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右手开始


□ 罗聪明

  1
  
  今天上课,高玉莲特别没有心情。
  换了别人,呆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事,估计也不会有好心情。这儿原是一个养猪场。三间木屋趴成一团,远看像几条水牛在泥里打滚。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后一群猪赶尽杀绝以后,养猪场就成了月亮湾小学。充当教室的木屋老得谁也记不清它的年岁。门页少了一块肋骨,用硬壳纸顶着。木格窗的四条胳膊断了两条,断掉的那两半截支在一个学生的屁股下面当板凳脚。窗户没有玻璃,糊着塑料膜。虽是老区,老房,屋内屋外没有任何可供后人参观学习的光荣史迹,只有猪啃的牙印,老鼠咬的齿痕,风撕的裂口,小孩踢的脚印,雨季霉烂的苔点。春寒比老鼠还厉害,顺着人的脚板往身上啃,啃得学生们跺脚叫痛,眼巴巴地望着讲台上的高老师,期望高老师能像平时一样让他们跳几脚,喊几嗓子来驱驱寒。但是高老师今天没有心情给别人送温暖。她的心情被一封信收割走了。是男朋友的信。男朋友说,我们分手吧。
  胸腔腹腔里全是痛,能站在这里讲课已是不易。虽然面孔结着霜,她还是努力用清晰的声音讲解课文:“我们住在乡下,窗前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长满了蒲公英。当蒲公英盛开的时候,这片草地就变成金色的了……”读着,高玉莲朝窗口望去。空中似有一颗尖锐的石子訇然飞来,击中她结冻的脸。她捧着书的手一抖,我的信!信走了吗?她佯装胸闷,轻咳着,让学生们读课文,走到教室门口去张望,都走了半个钟头了,哪里还有送信员的影子?校门大张着嘴,一头母猪拖着两排锯齿般的乳头,乳头下拖着一群猪崽,一家子拖拖拉拉游进来呼吸文化气息。校门外躺着半月形的湖湾,荡着满满的水,像哺乳的村妇裸露的奶子。湖那边是青绿的油菜地,一条毛毛草草的公路穿过油菜地,追着铜钹山结实的肢体缠绵不尽。疯狂恋爱的世界成心奚落着失恋者。而她,还在担心一封信。
  高玉莲的视线追到盘山公路就软沓下来。这是月亮湾唯一的出山路,穿过铜钹山两百里腹地,到达一个小镇,才能闻到外面的空气。村里人称之为通天大道。想象中高玉莲看见那封信挤在一堆花花绿绿的信里,如私奔的男女,在摇晃中狂热相拥,逃离月亮湾,翻越铜钹山,飞向监狱。
  真是气糊涂了!高玉莲暗自责怪。自己的事,跟那个人有什么关系呢?就是要找一个人来撒气,那也不该是他呀!发几句牢骚也就罢了,干嘛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她把信的内容从头至尾咀嚼了一遍,越想越觉得问题严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