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地理学的完美一课


□ 汪民安

  本雅明无与伦比的《拱廊计划》的存在,使得对第二帝国的巴黎进行的任何研究,都不得不小心翼翼:既要从本雅明这里获得启示,但也必须奋力地挣脱开本雅明的束缚。或许,我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给大卫·哈维的《巴黎,现代性之都》定位:如何清除本雅明的幽灵?如何给巴黎建造这个重大的历史主题提供一种另类解释?如果说,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都试图将巴黎和现代性结合在一起,都试图用巴黎这个现代都市来充实现代性的内容,都试图将巴黎作为欧洲现代性的一个完美案例,那么,哈维想要构建出一个怎样不同的现代性概念?
  在本雅明这里,现代性主要是作为一种体验而得到特别强调的。现代性是遭遇新奇之物的经验:瞬间变化的经验;碎片经验;商品和商场经验;交通,街道和人群经验;车间和厂房的经验;赌博、行窃和拾垃圾经验——所有这些巴黎经验,都是历史的新奇之物,都像梦幻一样呈现——正是在这个新奇(资产阶级)和梦幻的意义上,人们说它们是现代的。巴黎街头的闲逛者承担了这些现代经验。为此,本雅明不得不像转动万花筒般地对巴黎进行眼花缭乱的现象描述。波德莱尔及其抒情诗,是他捕捉巴黎经验的核心。
  哈维也描述了现代经验,不过,他借助的是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通过《人间喜剧》,他揭开了现代性的面纱。这个现代性同本雅明的经验现代性有大量的重合之处:人群的漩涡,麻木不仁的感知;闲逛者在挖掘秘密,绘制城市地图;街道是巴黎的丰富诗篇;拜物教的盛行;偶然性,短暂互动,机缘式的表浅接触;未来时间和过去时间在现在巅峰一般的汇聚,等等;这些处在现代性神话之核心的经验,在本雅明那里,在西美尔那里,在众多的其他的现代性理论家那里,都得到过详细的描述,这是现代性的一般经验。但是,哈维的另外一些论述,是独独属于他个人的,并且专门针对着巴黎:脱去外省人的身份,对乡村的拒斥,从而对过去的完全否定;巴黎内部空间的封闭和穿透;努力克服时空的束缚,从而将自己从世界和空间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巴黎的道德秩序在空间模式中的再现,社会关系在社会空间中的镌刻;资产阶级价值观的虚构和空洞;阶级力量横陈和彼此撞击;对金钱的追逐,导致对亲密关系的压制;资产阶级的欲望、野心和抱负席卷了一切,流通资本的绝对主宰等等。这样的巴黎,“被五花八门的现象和匆忙的速度所包裹”。
  我们看到,同本雅明相比,哈维特别强调了两点:巴黎内外空间的关系;巴黎崭新的政治经济关系。或者,更恰当地说,哈维强调的是空间与政治经济的关系,也就是说,巴黎的空间构型,如何受到政治经济力量的支配?巴黎的社会关系、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是如何镌刻在巴黎的空间关系之上?空间,是如何历史性地被锻造而成?这样的问题就偏离了本雅明的重心:在本雅明那里,只有空间,只有外部,只有流动,只有闲逛者,只有体验,也就是说,只有现象,只有碎片,而既不将现象,也不将碎片纳入到政治经济的宰制逻辑中;或者,经济过程本身就是现象;或者,每一个碎片都是孕育着无限总体性的种子;或者,体验本身就可以获得自主性;或者,闲逛者能够独自创造出自己的风格美学。在本雅明那里,并没有一个内在性的东西宰制着一个外在现象。本雅明在他的著作中不断地返归到空间的主题,但是,他沉浸在对空间的特殊体验之上。空间与其说是受制于政治经济逻辑,不如说是受制于个人的目光和脚步等敞开的感官机器。正像阿多诺所批评的,在本雅明这里,政治经济关系并没有辩证地决定空间的生产和形式——这一说法的潜台词是,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决定论在这个庞大的拱廊研究计划中并没有作为教义牢牢地潜伏下来。在巴黎纷繁的现代经验的背后,本雅明对任何决定性的经济基础都(故意地)视而不见——这是本雅明和法兰克福学派的分歧,但是他为自己辩护的理由是,经济并非不能获得形象的结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