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陌生女孩的来信


□ 阎 纲

我深深地被她感动了。我跟她缘悭一面。女儿阎荷身患癌症去世以后,看见女儿均女儿时,我常常想起她——一个曾经给我写过求救信的陌生女孩。
阎纲叔叔:
不知道这封信您能不能收到,可我依然怀着一颗诚挚的心,向您表示最深最真的问候。
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曾经为了给母亲治病而给您写信的那个小女孩——李仪。我沈是她。您更不会想到三年后我依然会给您写信吧?只是我此时的心情与以前有很大的区别,因为两年前母亲就离我们而去了。母亲去世的第二年,我考上了高中,而这一切地是不知道的。可是我并没有坚持到底,也许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我不想给爸爸增添更多的负担,也许是刚刚失去母亲,我在情神方面失去了最好的支持者,使我感到极大的空虚,常常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因为爸爸在鞍钢工作,不经常回来,当时我和姐姐寄居在哥哥家)。于是,我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结束了只有一个月的高中生涯。
由于我太小的缘故,父亲费了很多周折把我户口办进了鞍山,从此我更孤独。读书对我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于是我报考了鞍钢技校,竟然考上了,虽然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
在我踏进鞍山的同时,我的生活中随之走进第二个母亲和另一个妹妹。对于父亲追求幸福的选择,我无权干涉,然而这一切常常会勾起我对另一个女人的深切的怀念,那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平凡、朴实、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母亲给我的一切关心和爱护,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特别是母亲临死前那痛苦的眼神,让我增添了对她的无限思念。然而我今天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只有一个人静静地想她,除此以外,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母亲临死的前几天,还对我说一定不要忘了您,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难得有像您这样的好心人……当时我哭了。我至今还保留着您给我回的那封信,因为那不仅仅是一封信。
期望您能收到这封信,期望您愿意听我的这些唠叨,但愿秋风带去我所有的美好祝愿。我天天祈祷:
好人一生平安!
李仪 9月9日
一封令人心酸的来信,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噢,我想起来了。
是我1989年主编《中国热点文学》的时候。
我认识治癌军医黄传贵,发表过一篇叫做《一切为了救人》的文章,常常有人十万火急、求医问讯。收到患者家属甚至他们的孩子的来信不在少数。他们求医心切,字字看来都是泪。凡是这样的来信,不管插着“鸡毛”还是没有插“鸡毛”,不管我认识还是不认识,也不管我多么忙碌多么疲劳,都不容许我有一时半刻的耽误。我即刻回信,并且常常自己出门上街投邮。李仪的信我记不起来了,但我可以肯定,那是许多封病母的女儿来信中的一封。在这些来信中,或者说在这些孝顺女子的感人肺腑的来信中,女儿对母亲形影不离、情愿终生为伴的无法形容的天爱,以及她们对生母身患“不治之症”的哭断肠的不堪忍受的特殊感情,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些竟然是初中生或者小学生。李仪是其中的哪一位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