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业税减免能持续提高务农收入吗


□ 丁守海

  [关键词] 农业税改革;效应分析;二元就业制度;劳动力返流
  [摘 要] 本文试图考察农业税改革效应及其持续性。理论分析和面板数据的实证检验证明,虽然农业税减免在短期内有力地促进了农民增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效应开始减弱。与既有分析不同的是,本文发现,城市二元就业制度是加速这一过程的关键变量。基于上述分析,本文提出了后农业税时期巩固改革成效的建议,并强调农业改革与城市就业市场改革、农业补贴与工业就业补贴同步推进的重要性。
  [中图分类号] F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257-2826(2008)02-0024-07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农业部门出现了严重的增收困难,“三农”问题日益突出,为解决这一问题,自本世纪初开始我国政府推行了声势浩大的支农新政,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自2000年开始启动的农业税改革。改革分两个阶段进行,即2000—2003年的费税合并和2004—2005年的农业税减免。农业税豁免,标志着我国农业经济制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实现了真正的“均田免赋”。以它为核心的一系列制度变革带来了农村经济的复苏,农民增收难题开始破冰。从2004年起,我国农民人均收入的增长幅度连续三年超过6%,达到了1985年以来的最好水平。至少从短期看,制度变革带来了预期的效果。
  然而,作为一项意在对城乡结构和农民福利做出深远调整的制度革命,其长期效果才是我们更应予以关注的。由于农业税减免是这轮制度变革的核心,它的长期前景,自然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比如许多学者所关心的“黄宗羲定律”问题:基层财政、乡村公共品供给以及治理失范等问题可能导致税负反弹。[1][2]然而我们更关心问题的另一面:即使跳出了“黄宗羲定律”,这项改革是否就能保证农民收入的长期增长?毕竟,农民增收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说制度变革达到了决策层的预想效果。遗憾的是,现有文献尚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一问题。在为数不多的定量研究中,关注较多的是改革的即期效应,而忽视对变化趋势的考察,或分析局限于改革的试验阶段,难以将结论推广到改革的整体。[3][4][5]
  本文通过理论和实证分析阐释了上述问题,验证了农业税改革增收效应递减的担忧,与以往分析不同的是,我们发现,城市二元就业制度是加速这一过程的关键变量。此外,笔者至少澄清了三个认识:第一,讨论农业政策效应,不能局限在农业内部,而应放在城乡二元体制下进行。城市二元就业市场不仅影响农民的工资性收入,更会影响农业改革对其务农收入的边际增量,而这往往为人们所忽视。第二,农业税改革的区域差异呈现出“马太效应”,单纯的农业税改革无助于缓解地区间农业收入的差异。第三,农业税改革带来了劳动力回流,但这绝不简单地等同于务工人员的回流,而主要表现为失业或灰色部门弱势劳动力的回流,这种返流加大了城乡人力资本差距,不仅不会带来人们预想的回乡创业热潮,反而使现代农业建设的人力资本支撑显得更加薄弱并削弱了农业税改革的成效。基于上述认识,本文在最后部分提出,要巩固后农业税时期务农增收的成效,就必须把巩固农业税豁免与打破二元就业制度结合起来推进,同时要将适当财力用于工业部门的农民工就业补贴。这显然不同于传统理论的结论。
  
  一、农业税改革效应的理论分析
  
  从理论上讲,农业税减免作为一个加项,会导致当期务农收益出现同额增加。由于这一减免是基于土地承包面积,而不是务农劳动力人数的,只有当务农人数不变时,农业税减免所带来的人均务农收入的增加,才能在后续时期得以维持。但这只是一种理想的情况,即便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由于类似政策所导致的比较利益变化,也可能引起部门间劳动力流动,并削弱改革的人均效果。所以说,这种改革效应的递减是很难避免的。然而我国具有自身的特殊性,那就是残存的城乡分割体制,尤其是城市二元就业体制,很可能会对这一过程发挥加剧作用。具体地,我们可借助Corden-Findlay(1975)方法[6]来进行分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