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拍李天济“马屁”的故事


□ 黄进捷

我一辈子经历过许许多多故事,其中最难忘怀的是关于拍马屁的故事。尽管马屁许多人都在拍,小官拍大官马屁,大官拍更大官马屁,小业主拍大老板马屁,小商小贩拍大盖帽马屁,毛脚女婿拍丈母娘马屁,小百姓拍老婆马屁,小学生想当中队长逼着妈妈拍班主任马屁……拍马屁的目的真是五花八门,拍马屁的艺术也不断创新提高,拍马屁的笑话谁都能说出几箩筐,可是有几个人肯承认自己也拍过马屁?我考虑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下了决心,2005年5月16日是李天济老师逝世十周年,我把它写出来,以志纪念。
故事要从1976年说起,李天济拿着上海市电影局的介绍信,到宁波东钱湖,找东海舰队政治部商调关于我参加电影创作学习班的事(不久前,我曾写过一个电影剧本,寄给上海电影制片厂)。这次偶然遇到李天济,使我和喜剧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也改变了我下半生的命运。当时我是一名文学青年(职务是东海舰队政治部文化科副科长),热爱文学创作,己发表几十万字作品,崇拜名作家,突然来了一位上海电影制片厂写过《今天我休息》、《小城之春》等许多电影剧本的著名编剧,我的喜悦和激动是可以想像的。
东钱湖离宁波二十几公里,是浙东的一个小山沟,当时电视机还不普及,惟一的文娱活动是看电影看戏,作为文化科的副科长,口袋里经常有些机动票,这使我神通广大,和服务社、招待所关系密切。我把李天济安排在师以上首长住的小楼。谁知他刚跨进房门,扫了一眼室内的摆设,慌忙退了出来,连连摆手:“不,不,你不要害我,两天前,我还在干校打煤渣砖,正在接受工农兵再教育,怎么能住这么高级的招待所?你给我安排差点的,双层床也可以,爬上铺我已经习惯了。”
我笑着说:“像你这样的大编剧东钱湖还没有接待过。你住这里,是政治部首长批的。”李天济半信半疑,住下来后,我又替他买来一条精装大前门。
李天济接过香烟,喜上眉梢,“上海凭票每月供应三包大前门,还是简装的。”他马上吸了一支,美美地晶着烟味。
我忙说:“我有办法,走的时候给你带上两条。”
“这太好了。”李天济马上不安起来,“要是让工宣队、军宣队知道了,可不得了。”
我问:“你们军宣队是什么干部?”。
李天济:“副连长。”
我说:“我比他大好几级呢,一切事情由我负责,他们来外调,我替你证明。”
晚饭后,我陪李天济在湖堤上散步,当兵的向我敬礼,李天济也举手回礼,悄悄对我说:“他们不了解我,我是有罪的。”在那个年代,两个人互相自我介绍自己的身份,就像现在互相递上名片一样,非常风行。只是李天济说得更深刻,更尖锐,先给自己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等一大堆帽子,狠触灵魂,然后又说出自己讲过喜剧电影三十六个套子(去世前他已总结发展成四十八个套子),放了毒,犯了鼓吹资产阶级文艺思想的罪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