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喇叭与世界


□ 鲁枢元

闲来翻杂书,看到希特勒在一九三八年的《德国广播手册》中曾经讲到:“如果没有扩音器,我们是不能征服德国的!”
扩音器,即人们所说的“扩音喇叭”,简称喇叭。喇叭真的竟然具备征服一个国家乃至征服整个世界的威力吗?
我想,凡是亲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对希特勒的这一判断多半是会表示认同的。那时,发动并领导这场“革命”的最高指示、最新指示都是从这些“喇叭”中传递过来的。大街小巷里跑的有宣传车,车上安装的是脸盆口一般大的“大喇叭”,居民家中,差不多都安装着有线广播,墙上挂着碗口大小的扩音器,即“小喇叭”。最新指示不过夜,喇叭一响,红色电波传喜讯,亿万人心就随着这些大大小小喇叭中传递出来的声音上下跳动。红卫兵、造反派们闻之欢欣鼓舞、斗志昂扬,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闻之则心惊肉跳、如丧考妣。喇叭里的声音响彻云霄,革命的形势地动山摇。套用一下希特勒的那句话,便可以断定:如果没有扩音喇叭,就不会有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起码不会有如此规模如此样式的文化“大革命”。关于这一点,文化革命中的红卫兵们是坚信不疑的。文革中相互对立的两派群众组织,在相互显示实力、角逐胜负时的一个争斗焦点,便是“广播大战”,或曰“喇叭”大战。喇叭成了革命派的法宝。
文革中在我们的那个城市,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派人占据的大楼上架起了一溜八个高功率的大喇叭,对面另一派组织占领的大楼上改日便架上一排十二只高音大喇叭,当对方的喇叭增加到十六只时,这一方便将十二只一排的喇叭扩充到两排!雄壮的进行曲、激昂的革命口号、义正词严的“声明”、“警告”,声色俱厉的“勒令”、“通牒”,轮番展开听觉轰炸,拼命抢夺舆论阵地。结果,往往在那“声响肉搏”白热化时,一方袭击了另一方的广播站,抢走或砸烂了对方的“大喇叭”,甚至一并虏去了对方的“喇叭花”(女播音员)。文革中由文斗走向武斗逐步升级,直到在一些地方两派之间杀得人头落地、血流漂杵,最初往往都是由“喇叭大战”引发的。
我最初见到的喇叭,是电影上看到的“五四运动”时北京大学的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演讲时手里拿的那个铁皮焊接的筒状物,被称作“扩话筒”。如果从声学原理上考证一下,那“喇叭”不过是人的“嘴巴”的延长,是“口腔共鸣”的扩容,强化了人们说话的物理效应。电的发明和应用又使这效应增大了千倍万倍,并且清除了时间、空间的障碍。能够言说的嘴巴是厉害的,古代中国那些能言善辩的读书人往往被怀揣阴谋的政治家视为宠儿。至于万众一声的言说就更其厉害,“众口可以铄金”,在中国,是春秋战国时就已经流传下的一条古训,较之德国的希特勒要早多了!而“喇叭”,作为被机械化、电气化了的“众口”,威力更大,不要说“铄金”,就是“金刚石”、“花岗岩”,它也能把它烧成一堆灰烬!秦始皇如果拥有这么多的“电喇叭”,那么他兼并起六国来一定会容易得多,说不定一千年前全球早已经“全秦化”了,用不着美国张牙舞爪费大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