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深深处


□ 敖 蓉(鄂温克族)

  鄂温克草原的清晨,是芬芳的花海,绿色的摇篮。露珠在草浪上舞蹈,空翻,犹如一个个顽皮的牧童。雄鹰在绿海上空盘旋,翱翔,犹如一个个勇猛的索伦骑士。
  置身于满眼绿风的草原深处,在母亲气息般的空气笼罩中,我对母亲的思念之情,像无数棵青草织成的网,深深把我网住……
  我的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达斡尔族妇女。她没念过书,没出过远门,更没有远大的理想。母亲活着的全部内容:劳动、生儿育女,简单得像一张白纸,透明得似一泓清泉。
  母亲一共生了九个儿女,两个夭折,到我这里终于完成了历史使命,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恰恰就是因这个缘故,我在我们家的地位,用二姐的话说,就是“皇太后”。只要我跟母亲轻轻说一句:想吃饺子。全家老少立刻出动,大街小巷四处找肉。那个年代买肉,简直比买毒品还难!在各路人马气喘吁吁地失望而归时,母亲却亲自跑到远在七公里外的供销社去买罐头。汗流浃背归来的母亲顾不上休息,就和我姐姐一起又是剁菜,又是包饺子,忙得不可开交,整个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好在我这“皇太后”并不刁蛮,在知道了自己的特殊地位之后,从不轻易发号施令。当然,闹“天花”时就另当别论了。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饺子又算什么?各种食品是应有尽有,母亲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我玩儿。什么中医、西医、萨满通通请来,屋里的萨满载歌载舞作法请神,屋外的哥哥杀鸡宰鹅,闹得鸡飞狗跳,一切都乱了章法。母亲日夜守护在我的身边,一遍又一遍地用热毛巾敷着我的头,惟恐我发高烧或抓坏了脸。几天下来,我没感觉到有何异常,而瘦弱的母亲却更瘦了一圈。从此,我有病也不告诉母亲,就连十二岁那年得怪病吓哭时,都未敢惊动母亲。结果,我尿了三天血,裤子是一会儿一换,一天也不知要洗多少条裤子。好在正赶上放暑假,否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快当母亲的姐姐也是奇怪,一个劲儿给我拿裤子,就不告诉我得什么病,我要游泳她也不让,态度非常坚决,真是莫名其妙。
  事隔不到一个月,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得了和我同样的病,裤子后边画了个大大的“梅花”,同学们窃窃私语,暗自发笑,个个神秘兮兮的样子。同病相怜的我非常生气:你们还有没有点朋友感情?你们知道这病有多厉害吗?结果,逗得女生们哄堂大笑,我自己也不知所措,这时,有一好友悄悄把我拉到门外,告诉了我关于“月经”的故事。我惊奇极了,如同坠入云里雾里,对未来产生了模糊的想象。又如同误入虎穴,充满了紧张与恐慌,尤其惧怕男生……令我大惑不解的是:姐姐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姐姐不给我拿纸而是拿裤子呢?这个疑问至今都叫我难以解答。在母亲眼里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吧?除上学外,母亲无论去做什么总是牵着我的手,我是母亲的跟屁虫,就连母亲上厕所我都紧跟在后。一次,老师出了成语造句:形影不离。并不怎么懂汉语的我,不费吹灰之力当场就造出了,令老师很惊讶。
  每到春暖花开的时节,母亲还时常领着我,跟佩妈妈(我干妈)她们到野外去采野果、野菜。那嫩绿嫩绿的柳蒿芽,母亲告诉我曾救过她们祖先的命,是达斡尔族的救命菜,也是春季清热解毒的良药。这时,一股苦涩的清香扑鼻而来,弥漫了我的全身,浸润着我的心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