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红楼梦绝句十二首


□ 陈炳熙



高鹗《红楼梦·叙》中自述整理全璧本经过,堪称诚信,原无可疑,讵料胡适先生别具只眼,断为谎言。张问陶诗注“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补”义非续,修补而已,反被胡先生借为续书说依据。草草武断,遂成谬种。
兰墅留言无懈击,
船山诗注费猜疑。
名家判断何潦草,
应扫流行不实词。



高鹗自叙整理《红楼梦》时间,为乾隆辛亥年春至冬至后五日,历时半载馀。而原作者单是披阅增删,即费十年之功。岂高鹗较曹雪芹才高数十倍乎?其谁能信!
悼玉悲金耀汗青,
呕心沥血十年耕。
若将三一归兰墅,
半载功夫续得成?



有人以后四十回中未照应“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等明显伏线,而断为他人续作。其实此正是绝非他人续作的有力证据。因他人续作,对此等明显伏线必极力照应,以求不露缝隙。只有原作者才会放弃伏线,另谋更佳构思,此为长篇小说创作中不断修改不断完善之规律,几无例外。可惜曹雪芹完稿后未及最后理顺,即溘然早逝,于是留此微憾。
百回创作经年久,
增易文情势必然。
作者未圃终稿梦,
致留稍欠照应篇。



《红楼梦》既为小说,就与其它小说并无不同,依据生活素材虚构而已。红学家为脂砚斋误导,信为家族史,更将曹家等同于贾家,一一考证坐实,然而忙来忙去总有对不上号者。此乃吃了不懂小说原理之大亏。悲夫!
假语村言真事隐,
红楼小说世间稀。
但非自叙家门史,
曹氏何曾出贵妃?



照耀文学史的小说巅峰之作《红楼梦》,其为广大读者喜爱并获得崇高评价,皆来自流行二百余年之全璧本(俗称程本)。一九二七年忽有脂本向红学家自荐,竟被奉为真本,人民文学出版社自一九八二年起改以脂本印行,致令真品遭黜,赝鼎盛传。
红楼全壁版存真,
二百年来影响深。
假作真时真亦假,
迩来脂本上青云。



脂砚斋自扮曹雪芹至爱亲朋兼尊长角色,谓能干预构思,决定增删,赫赫然如真有其人,奈不见于任何公私记载何!
耳提面命一尊朋,
既作先生又作评。
可惜遍翻文史籍,
难寻脂砚此翁名。



脂砚斋于第十三回批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此语昭然留书中,何云赦之?又曰:“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却四五页。”今查此回,绝不少于它回,更证“赦之”、“删去”,纯系信口雌黄,假冒导师。
淫丧天香原未写,
脂斋妄说命删除。
文豪秉笔千秋事,
能忍他人指划乎?



脂砚斋于风姐点戏处批曰“风姐点戏,脂砚执笔”云云,于贾政见元妃含泪启道处批曰“此语犹在耳”,皆为混充目击者,却不知点戏无须执笔,贾政见元妃处外男不得擅人,岂非弄巧成拙,自露马脚!
点戏何须劳笔墨,
省亲不许外男临。
“语犹在耳”云乎者
假冒知情计大深。



《红楼梦》中的尤三姐,泼辣刚烈,出污泥而不染,为古典文学画廊中不可多得的闪光形象,而脂本中竟改成恶荡妇,文意俱鄙,不堪人目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