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老钟


□ 张子芳

  张子芳
  1930 年生,女,汉族,河北省容城县人。1945 年参加八路军。1947 年与钟惦棐结婚。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宣发科科长,厂办公室主任。
  提要:
  著名电影评论家钟惦棐风光的一面,人们都知道。但是,钟惦棐年轻时在抗日根据地的生活和他落难后的窘迫,却很少有人知道。因此,也就使这篇文章有了十分的价值。欲了解钟惦棐的全人,不可不读。作者是钟惦棐40余年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妻子,是对钟惦棐先生了解最深的人,因而是写钟惦棐无可替代的最佳人选。作者感情的质朴、充溢,常使读者潸然泪下。
  
  战争年代
  
  我认识惦棐同志是在晋察冀军区第十分区的北进剧社。
  1940 年到1945 年,晋察冀边区的环境艰苦而危险;在大清河北、白洋淀一带,更为艰苦。当时,我们的村剧团(后来是容城县剧团)演出歌剧《血泪仇》等剧目,启发群众抗日救国,配合八路军在全县开展游击战。这时,北进剧社来到农村,辅导提高我们的演戏水平。后来,北进剧社要从我们村剧团里挑选一些较好的演员,我是被挑上的人之一。
  来到北进剧社,惦棐是我的指导员。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考我唱歌,他弹风琴,我唱。当时我很紧张,只怕唱砸了。我唱的歌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保卫祖国保卫家乡》。唱完之后,他说我的歌唱得很有感情。得到他的好评,我松了一口气。
  他指导全剧社的政治业务学习。他经常讲,唱英雄、演英雄,就是政治。他要求我每天学习文化,写日记。有时还帮我改日记。他关心我们5 个年龄最小的小孩的文化学习,并派专人教我们。我记得他还说过,为了提高文化水平,学点历史也是必要的。我们的业务课都是惦棐、秦兆阳、胡苏讲,全剧社在演戏方面提高得很快。
  有一次,剧社分来一位天津女学生,会拉小提琴。于恒同志听惦棐讲过小夜曲的来历,便问她会唱不会唱。她就唱了一首。大家听了很高兴。不料有一位同志说这是小资产阶级情调,还告到团部。惦棐对乐队的同志说:“这是世界名曲,为了长知识,听点、学点,我看可以。”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钟原先在华北联大美术系教书,到剧社后他每天仍要抽出一些时间看书、写笔记,画素描、写生、画人物像。很多时他让我做他的写生模特。每次打了胜仗,政治部开庆功大会,都要挂毛主席像,都是他画的。有一次他画完毛主席像,就挂在团部的墙上。我去团部取东西,他叫住我,很谦虚地问我画得像不像。我当时很吃惊,不假思索地说:“我这个小毛孩(当时我只有15 岁),说的话还算数儿?”他笑了,并说:“大家都是革命同志,说话当然算数儿了。”我高兴极了,因为自己是大人了!
  他平时对每个人都是那么和蔼,平易近人。他在剧社里常说:“上级和下级,职务虽有高低,不过是革命工作不同。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向他学习了不少做人的道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