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学关键词


□ 苏珊·海瓦德 侯克明 钟静宁


但战争片模式对苏联人的回应十分奇怪。在《北极星——出使莫斯科记》(Mission to Moscow, North Star,1943)和《俄罗斯之歌》 (Song of Russia,1943)等片中,苏联人被塑造成“老乡”一样的普通人。在意识形态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区别这两个“伟大的民族”,苏联是美国的写照:他们唱歌、跳舞,性格开朗。斯大林就是乔大叔,战争期间,他对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是维护国家利益和国际社会安全的必要措施(不要忘记美国以维护国家安全这个相同的名义在加利福尼亚关押过数千名日裔美国人)。毕竟苏联和希特勒刚刚签署过互不侵犯条约,仅仅由于1941年6月德国人的进攻,条约才被破坏。美苏之间不稳固的联盟需要这种掩饰,鉴于战争,这一切就没什么可惊奇的了。盟军在战略上需要苏联在东方战线上分散德国兵力,削弱德军力量。肯定会有更隐蔽的内容,可以解释电影中这种对苏联人的天真描绘。如果公众对战争的支持是靠“回家”来维持的话,那么就需要苏联武装力量。因为众所周知,战时总统和国家安全办公室的声誉是由被送回家的“尸体袋”的数量来决定的。1100万苏联士兵和700万平民死于这场战争(超过这场战争死亡总人数的一半)。美国人员伤亡也不轻,但与苏联相比,他们的数量要少 (292131名战士和6000平民死亡)。
然而,有关“美国正在进行一场正义之战,必然会有牺牲”的观点并没有广为流传。 到了1943年,由于有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带着“战争不会胜利”的消息回国,与以往的战争片表现英雄主义和炽热的爱国热情相比,已有几部影片开始反映更多的真实情况。有的影片反映了美军与日本人作战的失利。 《巴丹半岛》 (Bataan,泰·盖纳TayGar-nett,1943)以日军对美军巡逻队的大屠杀结尾。《空中堡垒》 (AirForce,霍华德·霍克斯Howard Hawks,1943),《轰炸东京记》(ThirtySeconds over Tokyo,茂文·勒罗伊MervynLeroy,1944)展现了飞行员战斗的真实状况。 《紫色的心》描写了落入日本人手中的美国战俘遭受严刑拷打的经历。
战争刚结束,随即出现的几部美国战争片,如果不是质疑,也是揭示了战争的破坏作用:骇人听闻的惨烈战斗和在残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的搏杀 (如两部1945年的影片《光荣的苦役犯》The Story of GI Joe,威廉·维尔曼William Wellman,《牺牲品》They Were Expendable,约翰·福特)。但是到 20世纪40年代后期,好莱坞又恢复了它沙文主义的做法,这无疑是冷战的结果,也是非美活动委员会造成的。在这样的语境下,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登陆硫磺岛》(The Sands of 1wo Jima,又名《海军的重要时刻》TheMarines’Greatest Hour, 1949,明星约翰·韦恩主演)。厌战的英国在《巴斯特大坝》(The Dam Busters,迈克尔·安德逊 Michael Anderson,1955)中离开这种类型,回归到有关皇家空军的英雄事迹的叙述上。这种好战和英雄主义与一些战败国制作的影片中反映出来的失落和明显挫折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比如德国和日本在战争状态结束后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出现一些不是带有强权色彩而是反思和自省的作品。市川昆 (Kon lchikawa)的两部关于战争毁灭人性的影片《缅甸竖琴》(The Burmese Harp,1956)和《野火》(Fires of th Plain,1959年),表现了战争中处于恐惧状态的日军。在前一部影片中,一名前陆军侦察员成为整天在日本各地游荡掩埋战争死尸的佛教徒,在第二部片子中,故事放在了战争接近尾声时,饥饿的部队人数锐减,最后自相残杀,噬食同伴尸体。在《桥》(The Bridge,伯恩哈德·威基Bernhard Wicki,1959)中,德国人对战争接近失败时的垂死挣扎进行了尖锐深刻地描写。由于兵力短缺,青少年被征募去当兵,毫无意义地守卫一座大桥,直至战死。
如同西部片一样。至此,战争片已经具有相当稳定的影像体系。战斗或大或小,有大规模军事演习、坦克群作战,也有战斗机飞行员的单打独斗。战斗总要夺取个目标,一个山头或一座桥梁。军人团队中总有一群我们认同的具备非凡勇气的英雄。战友间的友谊是极其重要的。敌人是缺席(absent)的,只是作为无个性(形象)的他者(坏人)存在于影片的意识中。当然在这种不加批判地表现战争英勇的方式之外,还存在一些作品。大卫·里恩的影片《桂河桥》(The Bridge over the River Kwai, 1957)要表现的中心意思是阶级冲突摧毁了战俘士气,军官的腐败堕落及对他们下属命运的漠不关心,也在斯坦利·库布里克描写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片《光荣之路》(Paths of Glory)里得到表现。 20世纪50年代,与其他类型片一样,心理学也被引入战争片,并作为主要因素去刻画人物动机。因此,相当数量的影片想逆主流而动,试图验证战争的心理影响,像在路易斯·迈尔斯通(LewisMile- stone)的影片《蒙特祖玛大厅》 (Hallso/Montezu- n四,1950)里表现了战斗的疲乏状态,罗伯特·奥尔德里奇(Robert Aldrich)的影片《进攻!》 (Attack!)关注了军官们的怯懦和对战争的恐惧。最近(20世纪90年代),有些影片展示了在恐怖的大战役中的局部英雄事迹。血淋淋的战争和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个人英雄事迹相结合。斯蒂文·斯皮尔伯格的影片《拯救大兵瑞恩》(1998)和特伦斯·马力克(Terrence Malick)的影片《细红线》 (The ThinRedLine,1998),表述战争的方式反差强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