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村荤后素(短篇小说)


□ 王梅香

  春香爱上了来俊,但是春香的父母想把春香嫁给她的表哥强子。怀了来俊孩子的春香终于嫁给了表哥强子。强子知道春香不爱自己,结婚后就去打工了。强子死在了城里。春香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救命呀!救命呀!老货又打人啦!”一大清早,几声粗短而又凄厉的叫声过后,只见袁老四手拖着一根菜园桩,像一只被追赶的野猪,龇牙咧嘴地从屋后蹦了出来。“你跑,你再跑,老,今天看老娘叉死你,免得守活寡。”听得这声音,人们都知道又是四娘子在后面追着呢。再看那四娘子,头发蓬得像乱稻草,上衣扣子坏了一个,穿着条短裤衩,手里紧握着一把铁叉子,母夜叉似的边跑边骂。可怜见的,鞋都掉了一只,就这么趿着一只布鞋,在那砖头瓦砾地上跑着。王大头和老婆拉开门闩,站在家门口看了一会儿,只见那夫妻俩绕着袁老四家的老土屋,追了一圈又一圈。
  不远处,一只母狗和一只老公狗在起劲地干着。王大头老婆瞥了一眼,狠狠地呸了一口,骂了句“不要脸的骚货”,就忙着抱草进屋,生火煮早饭了。王大头听老婆这么一骂,脸上有些挂不住,看门口有块泥疙瘩,便随手拾起来,狠狠地砸向远处的两条狗。哪知那两条狗却是像熟胶粘住似的,汪汪叫着,一时却挣不开来。王大头悻悻地拿了把铁锹,上田埂去转了一圈,这是他每天早上的必修课。那两条狗见没人再打扰它们,又屁股相向,劈叉着腿,继续做活儿。
  四娘子跑着骂着,不小心被邻居王朝家的菜园桩绊了一跤,这一跤却惊吓了那两条狗,它们贴着屁股转着圈子,汪汪地叫着,一下子竟就分开了。四娘子看见公狗那又长又细紫红的芦芽尖子,忍不住号啕大哭:“老炮子啊,狗都比你强,你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老娘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这日子没法过啦……”母狼一般的嚎声响彻了整个小柳庄。
  听奶奶讲,四娘子原是金湖人,原来有家有业的。有一年我的邻居光棍袁老四到金湖一户人家做工,碰到了四娘子,当时的袁老四才三十出头,长得人高马大的,能吃能做,比头牛都能使,引得当地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眼光。袁老四不知被什么迷了心窍,有一晚,四娘子男人不在家,只有四娘子、她婆婆及十多岁的来俊在家,袁老四尿了泡尿在那家门碗子里,那平时一开吱吱呀呀的门,就老实了许多。袁老四摸到四娘子房里,当摸到四娘子胸前那高高的、热热的一堆时,四娘子醒了,骂:“哪个杀千刀的短命鬼?”袁老四捂住她的嘴说:“不要喊,不要喊,是我。”四娘子见是壮得如牛的袁四,也就半推半就地遂了他的愿。这边两人热乎得不行,婆婆那边问:“媳妇,你房里什么声音?”四娘子回答:“猫吃老鼠呢。”那猫吃得吧嗒吧嗒的响,不知那老鼠有多大。自此以后,婆婆常在夜间听到猫吃老鼠的声音。再后来,四娘子就带着来俊和袁老四一起回了小柳庄,也就成了袁四娘子了。
  王朝夫妻俩其实也早就醒在床上了,只是夫妻俩都有心思:王朝想开门出去看看,但又怕老婆兰英子翻旧账,说他与四娘子旧情复发,于是就闭着眼,仰在床上听。兰英子却暗自寻思:要是他起来劝架,今天自己也撕开脸皮,和他见个分晓,婆婆劝也不理。只是儿女大了,恐怕闹起来也不好玩……这么想着,也就睁着眼,望着屋顶,看自家男人那边是否有动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