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逢开口笑(外一篇)


□ 彭 程

相逢开口笑(外一篇)
彭 程

彭程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出生于河北景县,一九八四年七月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光明日报高级编辑,书摘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数种。
将词语和句子活用,赋予其原本含义之外的意味,是如今生活中的一个颇为明显的,见怪不怪的语言现象,社会语言学家该能够从中发掘出一些颇堪回味的东西。像曾经充斥电视荧屏的“做女人挺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类广告词,就因其所引发的暧昧的联想而一时风行。你可能对其涉及情色的暗示不以为然,但不能不承认这中间自有某种机巧。
但有一天听到一句话,仍然让我怵然一惊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一个素以性格豪放、口无遮拦著称的女子,开玩笑般地大声说出这句话。那是一个圈子里人的聚会场合,茶点已经用过,话语已告阑珊,参加者陆续开始起身离去。相互之间,正是握手道别、相约以今后多多联系的时候。这是常识性的礼节。因此,她的这句话显然不合常情,好几个人脸上表情一时有些尴尬。好在这是最后的时刻,离去把一切都消解了。
这句话出自于《沙家浜》里阿庆嫂的一段唱词,相当数量的国人对此该是耳熟能详。“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面对刁德一的猜疑,机智的阿庆嫂回答得滴水不漏。
但这句话移用在这个场合,这种语境中,却产生了一种解构的效果,自然让人感到不合适。有些事情,彼此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心照不宣,但说开了就不好了。为什么要说出来?这实际是一种对于大家都自觉不自觉地遵循的日常规范、禁忌的冒犯。不管说话的人怎样以直率自诩,潜意识里甚至有一丝揭穿真相的快感,但这种方式肯定是不为多数人习惯和认可的。
阿庆嫂的唱词,虽然是茶馆和顾客之间萍水一度相逢、转瞬各自东西的写照,但仔细揣度,又何尝不是对于通常的人际交往关系的概括。相逢开口笑,既是必要的礼节,许多情形下也是正常的喜悦,是人性的天然的流露。人是群体性的生物,交往的需要,也成为了人的自然属性。而“过后不思量”,也自有如此这般的理由。
浮生短暂倏忽,却又匆忙劳碌。并非只有重要人物如此,平头百姓照样为生存的一大串细节所纠缠,每日像陀螺一样团团旋转,不得喘息。绝大多数时间,生活是属于自己的,每个人要独自承担那一份满足或者缺憾。所以,人们也习惯了,友朋之间,有事才联系,没事问候反而令人诧异。有几次得闲,翻开通讯录给好久不曾联系的朋友拨电话,电话那头的语调颇有些诧异,再三询问,不相信自己真的无事,仅仅是问候一下。即便大家都有聚会的念头,但常常会被各种事务打扰,被推迟,还有可能被取消。就算是功德圆满,从动议到实现,也往往隔了过于漫长的时间。毕竟和工作、养家等“必需’的义务相比,这些是属于奢侈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