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革命、平等和民主


□ 姚 洋

在二○○五年四月开罗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我结识了斯里兰卡来的佳亚和印度尼西亚来的宾妮。佳亚是科伦坡大学政治学教授;宾妮主持着雅加达的一个非政府组织。我们一起去参观金字塔。胡夫金字塔的伟岸让我们对古埃及文明肃然起敬,而面对被拿破仑的大炮轰掉了半边脸的狮身人面像,我们又为一个伟大文明的消失而悲哀。人类历史是一部恃强凌弱的血腥史,在近代,则充斥着西方国家对世界其他地方的征服和杀戮。由古埃及文明的灭亡,我们想到了我们各自国度的命运。佳亚谈起了他的青年时代,那个如火如荼的六十年代。那时他是一个狂热的毛主义者,被红色中国所发生的“大革命”所吸引。和那时的中国人一样,他和他的同志们也时常迎接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他给我背诵了诸如“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之类的语录。在宾妮的心目中,中国仍然是追求平等的人们所向往的圣地;而佳亚则对中国今天的变化了解颇多,知道中国现在城乡差距相当悬殊,知道中国已经变得很务实。他有一点失望,但也不悲伤。回到旅馆,我们坐在面对尼罗河的窗前吃晚饭。尼罗河浩浩荡荡,碧绿如洗。上帝垂青埃及,赐予她尼罗河,她才得以成为地球上第一个发达的人类文明。我们沐浴在河水反射的余辉之中,放眼对岸星星点点的灯火,谈话却没有离开革命。佳亚说,对他而言,那是“一代人的情怀(a generation thing)”。几年前他去马尼拉参加一个会议,到会者中包括菲律宾的几位部长和副部长,他们都曾是毛主义者。几天的会议期间,佳亚和他们一见如故,话题离不开六十年代,临别时他和每个人拥抱,就像拥别当年的同志和战友一样。佳亚和他们一样,已经融入各自的主流社会,但在他们的血液里,仍然流淌着青年时代的激情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菲律宾曾经是亚洲的希望;在六十年代,她是被公认为最有可能赶上发达国家的亚洲国家,因此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和国际水稻研究所在内的国际机构才选址在菲律宾。可是,今天的菲律宾不仅被四小龙和另外几只亚洲小虎远远甩在了后面,而且已经被中国所赶超。在意大利布拉琼(Bellagio)的一次会议上,我和一位菲律宾的同行谈起中国的问题,他反问:“中国怎么会有问题?我每次到中国,看到的都是崭新的变化。”有人把菲律宾的落伍归咎于马科斯的独裁统治,但是,马科斯被推翻十几年了,菲律宾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去开罗开会之前,我参加了亚洲开发银行组织的一个会议。亚行的一位官员告诉我,整个菲律宾的经济和政治,仍然是控制在少数人手中,中部的一个岛则完全被一个家族所控制。他说,这是菲律宾最大的问题。无独有偶,宾妮在开罗会议上宣讲的论文,是对地方分权在印尼失败原因的分析。在苏哈托统治时期,印尼高度中央集权,地方长官由中央任命。苏哈托下台之后的民主化导致向地方分权,地方长官也开始由民选产生。按理这样可以加强对官员的监督,但是,事实却完全相反,分权之后各省很快被地方精英阶层所操控,政治和经济环境非但没有改善,反倒恶化了。在布拉琼的会议上,我认识了一位在那里写作的尼泊尔诗人,他和我谈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宣传在尼泊尔和印度应该有革命,一件是他如何向往到中国去看一看。他也是一位毛主义者,同情尼泊尔的左派游击队,憎恨尼泊尔和印度森严的等级制度。
中国曾经是世界革命的明灯;几十年过去了,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一些人,在他们的心里,这盏灯仍然没有熄灭。四分之一世纪的市场化建设,让中国取得了无与伦比的经济成就,我们自己因此反倒忘记了革命对中国的意义。不仅如此,“革命”这个词不仅从日常语言中消失了,而且也从学术研究视野中消失了;即使出现,也是对它的批判。河清先生的《民主的乌托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二○○○年三月版)正是这样一本批判革命的书。他虽然批评的是法国革命,其用意显然是针对当今中国。他对“人民主权”的大部分批评是深刻的,但对平等的彻底否定却让人不能安心。河清正确地指出了,“民主的终极原则是平等”。他将平等分成三个组成部分:民事平等(即法律平等)、政治平等(人人平等地享有选举权)和社会平等(或社会条件的平等),并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仅仅是实现了前两个平等,而搁置了第三个平等,即社会平等。他对社会平等的理解是:
真正的平等——既没有穷人也没有富人(消灭社会差别),人人都在财产上平等,从而在社会条件上平等,人人都干同一分量的社会劳动,领受同一分量的社会报酬,人人无论贤与不贤,才与不才,男人女士,工人农民,都在社会上享受一律平等——这在道义上显得极“公正”,理论构想显得极“美好”,但在现实中却不可行。……
新中国尝试实践真正的“社会平等”——“人民公社”(公社食堂),消灭私有财产,消灭“三大差别”(知识青年下放农村也从该逻辑推出)……则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性后果。(52页)
如果“平等”真如河清先生所定义的那样,是不论贡献,而只讲结果的平均分配,则我对他的上述论断毫无异议。问题在于,“平等”并不是像河清先生所定义的那样简单,即使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公社食堂时期除外),按劳分配也是一个基本原则。革命的目的,也不是财产上的完全平等分配,而是打破旧有的社会结构,套用旧话来说,就是“推翻腐朽的上层建筑”。但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绝不是一句空话,当一个国家的经济资源被少数人控制的时候,要达到民事和政治平等困难重重。举目四望,我们会发现,那些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国家,都曾经发生过程度不等的革命,而那些至今仍然徘徊动荡的国家,无一不是没有经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革命的。法国革命是血腥的,英国革命也好不到哪里去,国王的头颅同样成为革命的祭品。美国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平民社会,而日本的明治维新则起始于下层武士对幕府的反抗。蒋介石视共产党为死敌,但他还没有到台湾,就已经令陈诚开始了土地改革,完成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台湾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世界范围内成功土改的楷模。反观印度,土改曾经是其基本政策,但至今土改在大部分邦仍然没有实现,11%的农民仍然处于无地状态。由于社会的连续性,种姓制度仍然统治着广大的农村地区。还是在布拉琼的会议上,一位世界银行的研究人员介绍了她在印度农村所做的一个试验。她将六个村子十二三岁的孩子集中起来,每村抽一个孩子,组成小组,每个小组一起到一间屋子里完成一个小测验。她随机地让一些组的孩子当众说出他们的种姓,而另一些组的孩子则不说。结果表明,那些说出自己种姓的小组中的低种姓孩子的分数,比那些在没有说出自己种姓小组中的低种姓孩子的分数低得多,也就是说,种姓制度限制了低种姓人群的生产力。为了消除种姓制度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印度在九十年代初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所有村子实行民主选举,并且规定随机抽取的一定比例的村子必须选出低种姓的女性村长。那位世界银行的研究人员恰好访问了这样的一个村子。她找到那位女村长的家,发现接待她的是女村长的丈夫。原来,女村长是文盲,而且,没有丈夫的同意,她不能离开自己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家呢?”这是她对世行研究员惊讶反应的回答。村长的职务因此是由她的丈夫来行使的,而她的丈夫又要听命于那些高种姓的人。我把印度的这种做法称为“羞答答的革命”,它的目的是增加低种姓人群的权力,削弱高种姓人群的权力,但方式太温和了,根本无法和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相抗衡,遑论推翻它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