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中国电影回眸


□ 黄献文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电影终于从“文革”的荒芜中走出来,在这一点上,第三代导演功不可没。第三代导演的辉煌是在“十七年”,但在新时期他们仍宝刀不老。革命历史题材影片是他们驾轻就熟、也最能体现其创作个性的影片类型。李俊的《归心似箭》,王炎的《从奴隶到将军》,汤晓丹的《南昌起义》、 《廖仲恺》,成荫的《西安事变》等影片使中国革命历史题材影片创作又有新的突破。在名著改编方面,水华和凌子风以“原著加我”的精神,将自己丰厚的人生阅历与艺术修养倾注到他们的影片中而独树一帜,成就斐然。而最为人瞩目的则是谢晋。新时期十年来,谢晋不断推出一部部力作, 《天云山传奇》、 《牧马人》、 《高山下的花环》、《芙蓉镇》等,这些影片大多取材于人们关注的关系着国家民族命运前途与兴亡衰败的重大社会问题,而挥之不去的使命感、忧患意识以及对历史和民族命运深刻的反思贯穿于每一个情节、场面乃至细节。它们敢于打破禁区,直面现实中的矛盾,同时又善于表现人情人性,以情动人。其视野的开阔、场面的宏大、主题的深度开掘和人物形象的高度概括性,使谢晋电影成为新时期中国电影的一个里程碑。
正当人们为中国电影青黄不接而忧心忡忡时,第四代导演应运而生。80年代中国电影的辉煌与第四代导演密不可分。它人多势众,作品驳杂,每个导演因其思想艺术素养及精神个性的差异表现在风格上便千差万别,即使同一个导演的创作前后也不尽相同。但作为一个在特定时期产生、具有特定内涵的群体,它们仍有一些共性可寻。具体表现在:
(一)对过往时光的追怀。第四代导演独立拍片时大多人到中年,一般来说,只有人到中年,才会格外沉溺于回首逝去的童年少年时代;只有时光永逝,才会在心里反复地呼唤和咏叹。因此,梦幻般地再现童年少年时代是许多第四代导演无法改变的心理编码,他们往往固执地在艺术中呈现这种心理编码。吴贻弓的《城南旧事》是对童年故园的深情追怀。黄蜀芹的《青春万岁》是一曲青春的颂歌。谢飞的《我们的田野》的创作初衷也是为了“寻回那失去的青春”, “呼唤从童年时光就深扎在我们心中的理想和信仰”(见《当代电影》95年第6期)。相比之下,张暖忻的《青春祭》则没有这么饱满,而是多了一份无可奈何的惆怅。陆小雅导演的《红衣少女》则让人感觉到对成人世界顽强的抵御,对青春领地执拗的守护。《黑骏马》(谢飞导演)更是一首寻觅青春的寓言。少年人怀着意气与梦想,勇往直前,轻易抛弃生命中至可宝贵的东西。在经历了人生沧桑之后,重又回头寻找。然而,时光不再,物是人非,找到的“那不是她”,留下的是无限的感伤。
(二)现实热点问题的追踪。《人到中年》、《邻居》、《巴山夜雨》等影片敢于直面现实的人生困境,揭露尖锐的社会矛盾,产生了振聋发聩的社会反响。但它们那种“大团圆的结局”,人为地拖着一条光明的尾巴,又阻止了对生活、对人性的冷峻解剖,从而影响了影片的现实主义深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