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祖父的勋章


□ 尹德朝

  在位于托里戈壁的核桃屯“无边月色”桑拿房里,一排坐着十来个年轻美貌的女孩,除了粟英是本地人之外,她们均来自周边的巴畜克乡。核桃屯临近国境线,被一条连接贡尕口岸的柏油马路一劈两半,口岸和马路均为2000年以后开放和修建的,据说马路一直通到大西洋海岸的阿姆斯特丹。口岸的开放招来了不同种族和肤色的客商,春夏两季,中外商客云集,一时间搅乱了核桃屯长达五十年的平静。那条看似漆黑平坦的柏油马路,在蓝天烈日的照耀之下,有如挥刀砍出的一条刀口,流出了除鲜血之外所有东西:餐馆里的残羹剩汤;发廊桑拿房里的胭脂洗发香波;酒店里的酒水呕液避孕套……
  粟英27岁,是这群女孩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每天晚上,她以最大的耐心,等待商旅过客光顾她的按摩床。她的手艺并不是很出色,但生意却很好,这也许与她的美丽有关系,特别是她有一张白净的脸和一双柔软的手。顾客躺在她的按摩床上,心境就会很愉悦,因此不乏心怀他图者。粟英很原则,不做按摩以外的任何服务。美丽应该是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她选择这一职业的理由,美丽能够在这里得到充分地重复使用,钱挣得自然比别的行业多。虽然这是一种危险的使用,但却能够保证她即将读大学的弟弟以后不愁费用。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要实现祖辈留下来的一个愿望,回老家去,回到她从未见过的苏北老家。这是爷爷留给父亲的愿望,父亲又把这个愿望留给了弟弟和她。
  要使这个愿望得以实现,弟弟的出路是上学,她的出路就应该是挣钱。挣正当的钱。当然,此时的粟英也完全可以立刻回到老家,但她是一个有志气的女子,她不想去做打工妹,要回老家,就要当那里的老板。
  
  据说核桃屯的孩子们,大多为原国民党某军三十四师残部起义官兵的孙辈。五十多年前,他们的祖父在大势已定的战火硝烟中,做出了起义的英明选择。从脱下美军制服的那一刻,祖辈们的命运便与西部戈壁连在了一起。他们换上了人民解放军军装,枪膛里依旧压满子弹,他们以剿匪的名义,成为到达新疆边垂的第一支军队。
  祖国和平了,肩上的枪械突然之间,不如手里的农具更为实际了。在一个买西来甫(维吾尔族民间舞)狂欢的下午,祖辈们又接到了赴国境线囤垦戍边的命令,他们被告之,和平是暂时的,是火山夹缝中的喘息,苏联修正主义虎视眈眈……
  于是,祖辈们农具在手,枪还在肩上,成为一支枪不离肩,农耕为业轻纺并举的四不像队伍。那时,祖辈们想,这也许仅仅是一次短暂的、带有歌声的休整而已,类似于当年延安的军民大生产。
  粟英的爷爷和二爷曾跟随汤将军参加过抗击日寇的徐州会战。爷爷粟有财在台儿庄大捷中战功显赫,曾受到战区司令李长官的嘉奖,晋级为上尉军衔,倘若世态没有大的变化,粟有财当时前景可贺。然而好景不长,国民党官员们被抗战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腐化堕落。随后淮海战役打响。汤将军和黄司令率领二十万豫苏子弟兵与人民解放军作战,数月之后,惨败的黄司令饮弹自尽,汤将军则抛下营级以下官兵,带领六十八团和警备连,也就是二爷粟发财所在的连队逃往台湾。粟有财所属残部倒戈起义,跟随王震将军的部队奔赴新疆,从此,粟家两兄弟天各一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