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漫游者在迪庆高原


□ 阮殿文

  碧塔海不是鱼儿游泳的地方
  
  整个秋天,我像一只鱼,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迪庆高原上。
  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却感到口渴。最后,我想到去看看碧塔海,并已经想着到达碧塔海后,怎样像回到家一样和碧塔海说很多话,或是用其他方式和它交换一些东西。比如水草,比如砂石,比如清幽幽的水和从天空倾泻而下的光线。谁知道,我才有了这个念头,我要用来抵达碧塔海的时间,就被我一直想找到却一直没有找到的大手拿走了。这只大手使我发生了许多意外,让我真正想做的事被搁浅了下来。并且,在我就要出发的那天,抵达碧塔海的路,居然被来自天空的雨水搅合得稀巴烂,让我长在人类身体上的两只大脚,找不到一个让我不至于滑倒和被弄脏的地方。
  我知道,美好的东西都是被隐藏的。尤其是鱼儿想抵达的地方,更有陆地阻隔,虽然鱼儿已经走在陆地上。
  我开始以一只鱼特有的方式忧伤着,却流下了人类的泪水。在这个容易让人动情的秋天,居然没有谁知道我是一只鱼,居然没有谁从我的缄默和游走中看出我的心思。如果是别的什么,我倒是不管了,关键是碧塔海,它记不起我确实是不应该的,我的身上还流淌着来自它体内的液体。我想,或许是我离开碧塔海太久了,碧塔海已经认不出我原先的模样,早把我当人类看了,便默许了把我用来抵达它的时间拿走的那一只大手制造的一切意外,便默许了我还在离它很远时,就出现的又一次消失。
  也就是说,碧塔海还有可能是一个已经失去记忆的地方,它总是忘记很多事情,尤其是那些不该忘记的被我时时记在心上的事情,使得在迪庆高原漫游的我,找不到一处可以说话的地方,以至于整个秋天,没有人知道我在迪庆高原上的痛苦,没有人看见我站在通往碧塔海的那条路的尽头,怎样把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向那些假装没有看见我的狼毒狠狠地扔去。
  回到我们用来栖息的住所,感觉所有的人都在深夜睡去了,我的心情才稍微有点平静。我安慰自己说,也许碧塔海不是鱼儿游泳的地方,何况我已经不是一只完整的鱼,反倒多了一些人类的模样。而碧塔海是惧怕人类的,尤其是鱼类不像鱼类,人类不像人类的我。
  我也不知道,一只在陆地上漂泊的鱼,还要漂泊多久。
  后来的很多日子,这个与时间有关的悬念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痛。我连自己都是无法把握的,我怎么能够把握控制人类的时间呢!如今,我既回不到来时的地方,又游不进人类的深处。我就这样在人类的边缘徘徊着,漫游着,思考着,痛苦着。
  我更不知道,一只已经不完整的鱼,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奢求和失望。
  
  我喊着纳帕海的名字
  
  你们恐怕还不知道,依拉草原其实就是纳帕海。有水的时候,就叫纳帕海,没有水的时候,就叫依拉草原。现在正值秋天,我的眼前一滴水也没有,除了草原上还没有完全衰败的草尖上闪着亮光的露珠。也就是说,当我带着诸多幻想从昆明赶来亲近纳帕海时,纳帕海根本就没有在我眼前出现。我想,纳帕海一定是担心我会弄脏它的羽毛,才在我抵达它的前三天,带着它海水的羽毛飞走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