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怀爱心的妈妈


□ 吴 冰

永怀爱心的妈妈
吴 冰

  我常常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因为我是我母亲的女儿,人过中年之后,我还能得到母亲的母爱。父母亲送我上学,又教我如何做人。童年的生活和家庭教育,我至今不忘。
  我的母亲是作家谢冰心。从外表和装束上看,母亲和许多与她同龄的中国妇女没有多大差别。我记得抗日战争期间,我们家住在四川省歌乐山,母亲常常穿阴丹士林的蓝布大褂。那时我10岁左右的哥哥正是淘气的时候。他弹弓打得极准,当时歌乐山住宅门上新换的搪瓷白底蓝字的门牌号,都是他弹射的目标,因此有许多人来我家告状。找上门来的陌生人常把去开门的母亲当作我们家的保姆。
  解放后,母亲多次出国,做了些质地好而颜色素净的衣服。我觉得。她“打扮”起来,气质相当高雅。但是在家里她总是爱穿旧衣裳,她说旧衣服穿着舒服,干起家务事来也方便。因此,只要她穿得稍为好一些,人们见了就会客气地说:“老太太,您今天又有外事活动吧?”这些在我们家里都成了笑话。
  我们家里虽然总有帮忙的女工,母亲还是天天忙着干家务。她最喜欢做的是收拾房间,或把茶具、餐具等洗得干干净净。插花也是她的爱好之一,除了香味太浓的花以外,只要是鲜花,她都喜欢。在歌乐山时,她经常采些野花插在各种别致的花瓶里。
  我记得小时候放学回家时,看到的多是母亲拿着块抹布东擦西擦,很少见她在伏案写作。我有些纳闷,她那些文学作品是什么时候写成的?后来才体会到这是她独特的“休息”方式,她往往利用做家务劳动的时间来打腹稿。也许正因为如此,她在我眼中只是母亲,不是作家。
  勤快、爱整洁的母亲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安逸、温馨美好的家庭环境。这个家,从抗战前燕京大学燕南园的教授住宅搬到了云南呈贡乡下;从四川歌乐山的小土房搬到重庆宽仁医院的楼上;从日本东京的小洋楼搬到北京洋溢胡同的四合院,再到中央民族学院的宿舍楼。我们的家有时简陋,甚至拥挤,有时宽敞,母亲总是尽力把它收拾得井井有条,使我们回到家里就感到十分舒适。这个家也因为有了她而温暖、快乐。
  母亲从来不在晚上写作,因为这会使她失眠。她是家里起得最早的人,也不许我们睡懒觉,即使是节假日。只要阳光照进屋里,她就会进来掀我们的被子,催促我们起床。她不喜欢我们在家里穿拖鞋,因为这给人一种懒散的印象;她还不喜欢我们嗑瓜子,吃花生,把瓜子、花生皮丢得满地。
  她所要求的,我们虽然没能样样做到,还是养成了早起和整洁的习惯。现在算起来,因为不睡懒觉,几十年来我争得了不少时间。也不要小看勤快、“眼里有活儿”的习惯;1980年我到美国进修一年,无论是到人家里做客或是小住,都往往因为能保持卫生间的整洁、主动帮助主人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而使他们感到意外和高兴。
  母亲对我们兄妹三人的教育是德智并重,尤其注重德育。她能针对每个人的特点和缺点对我们进行帮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