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学生聊天惹出“性骚扰”官司


□ 杨 佳

大学生聊天惹出“性骚扰”官司
杨 佳

深夜找室友聊天,碰到敏感部位引来误会

2004年7月,年仅18岁的张强以562分的成绩考上了西南某重点大学影像工程系。这让平时酷爱艺术的他了却了心中的愿望。入学以后,个子高高、身材偏瘦,看起来有些腼腆的张强学习起来也很是努力,跟同学们的关系也很要好。学习之余,他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去人才市场找一些兼职家教之类的活干,以增强自己的社会实践能力。
2005年暑假,张强和家人商量假期不回家,留在学校去一边搞家教,一边去参加学校里组织的暑期活动。就在参加学校组织的暑期活动中,他认识了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刘刚。在一次“大学生党员代表暑期三下乡”活动中,张强和刘刚可谓是一见如故的老朋友。虽然他们学的不是同一个专业,但他们在休息的时候还是一起谈学习、谈理想也谈国际、国内的发展趋势。两天下来,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就这样,两个人在你来我往中,不是你来找我就是我来找你。为他们的暑期生活带了更多的生气和活力。到了7月中旬,张强和刘刚都接到学校的通知,学校为了便于对暑期留校学生的管理,特决定让留校的学生集中住在一栋宿舍里。为此,张强和刘刚一直向管理员要求,把他俩安排住到同一问寝室。这样一来,他们可以不再像以前那样要找对方出去玩时,要跑很远的路程才能找到对方。搬寝室那天,两人还特地选了上下铺位住下。这在别人的眼里,两人就是多年以前就认识的准朋友、准哥们。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人搬到一起不久,便很快因聊天引起一场误会,惹出了一场关于“性骚扰”官司来。
2006年7月22日下午,张强做完家教很早就回到了寝室,觉得没其他事的刘刚便建议出去看一部新上映的电影。叮当他们到了电影院,晚上9点半以前的票都已经卖完了。两人商量了一下后,只得买了9点半以后的票,随后便去逛音响店听音乐,等着电影放映。逛累了,他们又到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吃了点东西。那天晚上,两人快12点才把那部电影看完。回到寝室后,刘刚已经很累了,洗漱之后便上床要睡觉休息了。
然而张强的精力却仍然非常的旺盛,脑子里不断的幻化着电影里的故事情节,还浮想联翩地杜撰起续集来。他几次叫了下铺的刘刚,想要和他谈电影里的人物和故事发展。而刘刚却在半醒半梦中说,等他睡会过了这一觉再找他谈。这一来,张强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凌晨两点多,他还是失眠睡不着。他在打开手机看时间时,发现刘刚已经睡了近三个小时,心想可以叫醒他陪自己聊天了。

为了不影响寝室里另外两个人睡觉休息,张强便悄悄从上铺轻轻地爬下来,坐在刘刚睡的下铺的床沿边,叫了两声刘刚不见反应。他就伸手轻轻地摇了两下刘刚的大腿,刘刚懒懒地翻了一下身,又继续打着呼噜睡着了。
为了叫醒熟睡中的刘刚,张强接下来稍微用力朝刘刚拍了过去。由于寝室里没有灯光,他这一拍正好拍了对方的生殖器部位。只听见熟睡的刘刚随着一声尖叫,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见张强坐在自己的床头,倍受惊吓的刘刚很是生气,问张强:“你要做什么?”张强回答道:“你不是说睡一会,让我叫醒你谈谈先前看的电影吗?”然而,刘刚却气呼呼地说道:“可你怎么弄到我那了,把我差点吓死了!”生气中,刘刚一下将张强推倒在地上,然后又倒头睡去了。尽管有些委屈,但张强觉得自己这么晚了去打扰人家也确实不对。于是,他当时对刘刚把自己推倒在地上也没太在意。随后,一个人上床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张强想到昨晚的事很过意不去,便跑去问刘刚吓着没有?有没有什么事儿?刘刚却称没事儿,只是满脸的不高兴。事隔两天之后,刘刚什么也没说就搬出了寝室。因为大家是临时室友,开学还得分开回到各自的寝室,加之看到这两天刘刚对自己都不冷不热不高兴,张强也没对刘刚的搬走进行挽留。

被指“性骚扰”,当众被逼认错

自刘刚搬出临时寝室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张强联系和来往了。即使有时候见了面,刘刚也满脸的不高兴。
想到以前两人谈话还是很投机,张强有几次都想上前跟他打个招呼,可刘刚见了像避瘟神似地躲着跑开了。这让张强很是纳闷,不就是开开玩笑拍了一下那敏感部位嘛?而自己也不是有意的,更没有别的意思。但想到既然已经这样,后来张强见了刘刚也就不闻不问了。
到后来,张强出去时,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说什么。起初,他并不在意这些,以为是这些人无聊而已。到后来,几个同学告诉他,说是外边有人向他们打听,问你是不是心理不健康,属于性变态?要不怎么会去对男的实行性骚扰?听到这没来由的事,张强的脸唰地红了起来,并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心态好好的,怎么突然成了性变态?那几个同学就问他,暑假是不是在夜里趁人家睡觉,从上铺爬到下铺去摸人家大腿又摸人家的敏感部位?这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要不是同学提起,他自己早就把这事给忘了。张强怎么也没想到,当初自己因失眠睡不着找刘刚聊天,开玩笑似地拍了一下对方敏感部位,却就成了性变态、性骚扰!一时气不过,他当即就想去找刘刚理论,可那几个同学却说既然是这么回事,难得去跟这样的人计较。事后,张强也就没有再去追究这件事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