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在自家田地里



  这是一块田地。这一块我们自家的田地。
  现在它裸露着肌肤,龟裂着的地面凹凸不平,伤痕累累曾是青绿色的苔藓覆盖上面,阳光下像霉菌一样斑斑点点。粗劣的伤口一道道,像套在脖颈上的缰绳将田地分割成一块块奄奄一息的“石头”。“石头”上不长青草,不开小花。
  放眼望去,二月初的太阳一扫腊月里的冰寒。他田地不是荒草蔓延成林便是光秃秃的一片,偶尔有几家厂房高筑。站在记忆的中央,蓦然醒悟,田野已失去了往日的亲切和可爱!
  没有庄稼的田野间,蒲公英消瘦的身躯艰难地抓住最后一片稀松的土地,摇曳的芦花还在西风中残喘,纵横着的阡陌几近瘫痪。他立其间,辽阔的田野上,只有年幼的儿子和小外甥还在田野间自由欢欣。他们说,他们在寻找田野中的不明物。城镇的繁华和热闹阻挡不了他们对田野的好奇和探究。他们就像两只欢愉的鸟儿停歇在这片贫瘠、荒芜的土地上。尽管这土地已是泪痕斑斑。
  这可是生我养我的土地啊!久离乡村和田野,田野已不再是田野,它变得让我感到陌生而惊愕,甚至让人震颤。一次次地困惑,一遍遍地呐喊:是谁夺去了土地的丰盈?请把它还给我!土地不语,天空不语,没有人听到我的呼唤。就像游子归来哭泣受伤的母亲一样,心隐隐地绞痛,泪一滴滴渗入泥土。我相信泥土感知到了!听,它在同我一起哭泣。
  蹲下身来,以最低的姿态抚摸脚下的这片土地。轻轻抓一把泥土放入掌心,泥土的味道醇厚,淡淡的气息。是呀!我的田野也曾流动过麦子的清香,稻穗的辉煌,油菜花的灿烂。播种、丰收的季节里,沟渠旁、田埂上、稻田里……多少次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在这片土地上鲜活过、生动过;多少幅绚丽多姿的风景画在这片土地上如四季花一样盛开,氤氲起浓浓的芳香;多少代淳朴的劳动人民在这片田野上从人生的春天走进祥和的冬季最后走入厚实的土地。田野储藏了我们太多的汗水和足迹。它是我们生存的依赖者和见证者!唯有土地才是我们的最初根缘和最后归宿。
  而今,置身田野,一切都已逝去。记忆里追念,唯有心痛的感觉。是我把田野抛弃了吗?可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它的思念。我分明因思念至深来看望它了。可田野却把我抛弃在一片荒芜和伤痛之中。我的手顿时无力地垂落,环顾四周,杳无人音,我该向谁去哀求诉说?是谁毁坏了它娇好的面容?
  我茫然,抬头仰望,天空湛蓝澄澈,云儿洁白如絮;眺望开来,村庄稀落,天圆地方。而我和我的孩子们只是大地上三个小小的音符,奏不成连贯的曲子,也无人听到我们的心音。但分明的,心间不禁涌现起一股股对农耕、蛮荒时代的亲切遐想来。
  文明在进步的同时,人类也必将丢失些什么!譬如,为何我们赖以生存的田野不能继续着它的蓬勃生命?为何我们的村庄被城市大规模地侵吞?为何我们将个体生命的根须从乡村绵延到城市,我们的心还深深地眷恋着故乡的村庄和田野?即使是在城镇中长大的下一代们,为何他们对村庄对田野依然有着本能的天性的热爱,骨子里依然流动着乡村田野的气息?
  哦,人们啊,我们是属于田野的,我们是属于乡村的。我们从乡间出发,我们也将回归到乡间。现在,土地正裸露着伤口挣扎在边缘线上。人们啊,你是否看到、心寒了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