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窈窕淑女


□ 朱 鸿

  大学毕业,工作一年以后,我得到一次组稿的机会,地点是北京和天津。我与孙商山并往,不过杂志社的领导私下交代,这一路由孙商山负责,我听他的。
  有十二位作家要见。他们是北京的王蒙、刘心武、李国文、张承志、梁晓声、郑万隆、刘绍棠、陶正、张洁,天津的孙犁、冯骥才、蒋子龙。领导给这十二位作家每人写了一封信,铺满了桌子。他先一封一封地捡起来,拿在手上,是厚厚的一沓,微笑着点点头说:“都是一流的!”然后一封一封地递过去,于是孙商山的手上就是厚厚的一沓了。能见这些一流作家,非常难得,我真是窃喜,高兴极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对文学抱有热望的青年,我想,即使一面之交,他们的智慧与风度也会给我以启示和影响。我遂作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以我所接受的教育,北京何等神圣,我早就心向往之。当天晚上,我便兴奋地到天安门广场去了。孙商山有一点旅行之倦,还要为明天的工作进行筹措,所以我是一个人。很好,在这样的地方最宜一个人,若有幽情,那么也可以尽兴而发。
  1985年仲夏夜的风在天安门广场飘流着,它多少舒缓了我的心律。灯光晕黄,有朦胧之调,建筑之轮,建筑之奂,都生出一种岛立海面似的坚定。可以看到一些人,他们像点一样在远方散落和移动。我也是一个点,并按我的轨道运行着,似无所想,又似有所思。我过去走在故乡少陵原上,总有渺小之感,不过天安门广场给我的渺小显然还甚于故乡少陵原上给我的渺小。在这个世界上,人应该谦逊一点才对!
  远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起一伏的噪音。我很是好奇,便赶过去。小小的事情,也几近平息了。是一伙青年,看起来他们像日本学生或韩国学生,因为普通话不好,向执法者辩解得疙疙瘩瘩的。也没有什么,无非是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击打腰鼓。如此而已,不过执法者禁止这样做。实际上他们是一群朝鲜族学生,从吉林省蛟河县来的,属于师范学校的一个毕业班,先在北京参观,再往天津,之后返回。
  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我便向执法者抗议了一声,完全是出于同情和道义。还好,执法者晓之以理,待之以礼,免去了我的任何麻烦。但我平常的一举,却赢得了这些学生的敬意,他们热烈欢迎我到他们的住所去,因为明天他们就要离开北京了。我的血一向是热的,只要一燃,便会沸腾起来,当然随他们走了。
  他们二十一位男女学生,只有张梅花的普通话流利。在天安门广场,是她给我介绍了争执的情况。在路上,又是她介绍了这一批学生的职业方向。到了他们所租的院落,还是她向我介绍了朝鲜族的风俗与习惯。那天晚上,他们一点也没有把我目为异客。女生换上了裙子,广袖轻摇,高调低回,尽显风流品质;而男生则豪迈奔放,甚至借酒达意。我是一个内敛的人,又深受儒家文化的浸润,总是有所约束,然而那天晚上,我竟羞涩一弃,唱且跳,疯狂了一次。当然,张梅花活泼而亲近的指点,也是我融入快乐歌舞的关键因素。不知不觉,东方既白。张梅花把她家乡的地址留下来,送我一程,握手作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