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婚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儿的故事


□ 孙绍振


1978年9月,中国作家协会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第一次组织作家“亮相”,由于某种机缘,居然有我。去大庆、鞍山访问期间,新华社的电讯还向海内外发表每一个成员的名字,这在我的亲友中,颇引起了一些震动,我自己也为这意外的殊荣而感到春风得意。
回到福州,下了火车,王光明来接我。这时,我才知道,妻子已经提前分娩。四十岁了,才当父亲,在辈分上高升一级,心情不禁为之一振。我随便问了一句,是男的还是女的,王光明不胜同情地一笑:“是女的。”
我还没有来得及分析王光明笑容里藏着的意味,自己心里跟着“咯噔”一下。没想到我潜意识里冒出来的失落比王光明的更强烈。我自认为是一个思想非常开明的人,在生男还是生女上,是坚定的平权主义者,居然在我心灵深处还是有一种埋得很深的重男轻女的意识。
但是在看到我女儿第一眼以后,我就忘了男女之轻重,只觉得非常欣赏她的长相。我认为她非常美丽,而且很爱听别人夸她漂亮,尤其喜欢听人家说她很像父亲。当我向朋友们夸耀我女儿的容貌时,许多人都不胜同情地附和我。只有我的朋友林可夫这个超额当了三回爸爸的家伙非常冷淡,而又非常坚定地说,刚生下来的孩子根本看不出美丑来,我争辩,他坚持,我太太怕伤了朋友和气,把话题扯开了。我当时非常恼火,不但恨林可夫,而且有点恼我的太太不支持我。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亲子之爱是十分狭隘、偏执,而且以不公平为特点的,不管是一时为不公平的情绪所主宰,还是为事后意识到自己不公而解脱,都是人生一大幸事。由于有了这个小东西,我才更多地体验到了生命的奇妙。我甚至非常开心地发现我变得自私了。
在没有自己的孩子之前,我是很喜欢邻居的孩子们的。我住在集体宿舍里,孩子们总是吵吵嚷嚷,有时吵到我房间里来,偷吃了我的糖果,弄坏了我的小玩艺儿,我都无所谓,我很欣赏一些孩子别出心裁的破坏欲。出差不管多忙,都会记得给我最喜欢的孩子们带点礼物。我喜欢那种一到家就有孩子围过来的气氛,被孩子们期待的、贪婪的目光包围着是一大享受。
自从有了我自己的女儿以后,我发现自己出差的时候,再也不可能想到别人家的孩子了。只要看到美妙的、好玩的、好吃的,我首先想到的总是可以让自己的女儿高兴,只要一想到她喜欢得跳起来,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觉得是得到了最高的奖赏。这时,我再看别人的孩子,不管多可爱,连我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地无动于衷了。我甚至不理解,为什么我的太太每晚都要到她姐姐家去看看她的小外孙,有时还得拿点东西去讨好他,虽然往往也碰一鼻子灰,可回来却还是津津乐道。
自我审查使我感觉到,由于这个小生命的出现,我的生命、我的感觉、我的精神的某一个方面的版图似乎是在萎缩。我的生命中无私的、宽宏的一面好像被她剥夺了。然而,奇怪的是我并未因此而感到痛苦,也许是因为,我生命的另一方面的版图正是喜气洋洋地膨胀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爱情婚姻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