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闻香“饰”女人


□ 蔡 蕾

  在几位年轻的女设计师手中,首饰变得安静了,还带着温婉的中国意象。
  
  首饰是个长着一对媚眼的家伙。
  它们五光十色地在橱窗里照耀,忽闪着媚眼,对我们说:嗨,戴上我吧,我会让你变得更美!
  可在几位新晋年轻女艺术家的手里 ,首饰变得安静了。它们不再对我们抛媚眼,而是谨慎地检查自己地材质、色彩、造型。它们不在乎是不是被人们买下并且戴上,成为攻破世界的武器之一,而只在意自己还有多少形态的可能。
  它们甚至根本就不能被戴上。因为它们的设计师们没做实用的打算。
  于是,有不能说的秘密;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有不能忘却的纪念;也有不能戴的首饰。
  在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里,女性艺术家李桑、宁晓丽、许嘉樱展出了她们设计的首饰,正是不能被戴上,却充满趣味的物件。
  李桑正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攻读首饰专业研究生,宁晓丽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陶艺系,还学过珠宝金工专业,现在是个自由艺术家,许嘉樱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首饰专业。
  这些展览出的首饰作品,实用性被大大降低,倒是造型、色彩等方面有了突破,尤其还带有充满温婉的中国意象。这大概是女性设计师的长处。
  李桑才不管什么高级珠宝,她把纺织品和工业材料带进她的设计中,作品多为大块面的造型配以细致的纹样,颇有民族特色。她还用标签线做了一条项链,巧妙地利用了材质原本卷曲盘旋的效果,层层叠叠地围绕在一起,非常有趣——虽然你没办法戴上这么条项链出门,因为实在太不方便了。
  宁晓丽是古典和唯美的信徒。她把雪白的陶瓷和颇有年代感的纯银相结合,花朵造型是她的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她用纯银做了树枝的一角当作胸针,发黑的银器在视觉上和树枝的斑驳感很接近,胸针的视觉焦点聚集在作品中央颇有抽象感的白色陶瓷花瓣上,花瓣末梢被一层淡淡的青色所晕染,古意盎然。从宁晓丽的作品中似乎还能读到中国古代文人画的况味,“意存笔先,画尽意在”。偷偷说一句,这种对中国审美的解读方式,比一些品牌设计首饰时刻意做出一条龙的形状或者是加个“福”字的设计要靠谱多了。后者对中国意蕴的表达未免有些符号化。
  现代派许嘉樱把光纤和纸浆都用进作品中。这些结合了光纤的作品大抵现代感非常强烈,首饰的颜色不再仅仅局限在了材质本身的色彩。通过光纤,艺术家赋予了作品材质本身所不能带来的颜色。按照她本人的说法,首饰作为一种与人最近距离接触的装身艺术,似乎有着守护人类生命的使命,任何材料,任何质地的首饰都会由于其与皮肤的质感的对比而产生意想不到的奇异效果。她的作品《雪魅》系列,用雪白的纸浆做底色,上面镶嵌了五颜六色的宝石,有着柔和的视觉效果和审美趣味——把宝石镶嵌在纸浆上,够新奇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