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阳光下的呼喊


□ 薛 舒
阳光下的呼喊
作者:薛 舒


  一籍贯
  
  我一直试图找到我的家族宗脉,很久以来,我对我父亲的回忆总是严重置疑,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我不再相信我父亲充满条理而又不失浪漫的叙述了?我已忘了产生质疑的起初原因,但我相信我的判断。我父亲仅仅具备小学毕业文化程度,这使我在经历每一次考学、毕业、招工等等人生重大事件时,内心总是充满自卑。因为这种时候,我总是需要在我的履历表上写下我的姓名,性别,民族,籍贯,以及我所有家人的姓名和职业。尽管履历表上不需要写明我父亲的文化程度,但我总是在父亲的职业这一栏目前犹豫再三,最后我用了一个缺乏明确意义的词汇来表述我父亲的职业,我在履历表上写下了“自由职业”这四个字。我试图用自欺欺人的方式遮人耳目蒙混过关,但这总是无法欺骗活泼美丽伶牙俐齿的白雪梅。这个以红唇皓齿和两条麻花长辫占据了我成年之前的所有记忆的女生,严重地打击了我并不坚固的少年自尊。但我还是无法抑制自己在人群中不断搜索着白雪梅的目光,我的目光除了专注以外,还有一些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别的东西。在我十八岁远离我江南的故乡到长春去念大学以后,我就很少有机会再见到白雪梅了,可我依然不明白当年我眼光里的那些别的东西,究竟是叫爱,还是叫好奇。
  
  这个叫白雪梅的女生对我专注和深情的注视常常回以严厉的呵斥,并且以“恬不知耻”这个成语试图打击我目光的追随。我的自卑因此而加倍,但我却不可救药地发现,我内心的自卑和对白雪梅的心理依赖正以正比例增长的状态不断攀升。
  班长白雪梅收齐了每个同学的履历表后,一张张检查过去,她的仔细和负责使我确信我已无法逃脱这一次的无地自容和羞愧。她从一叠纸张中抽出其中一份,然后转过她扎着两条乌黑的麻花辫的脑袋。我的眼前顿时飞起两只粉色的蝴蝶,它们旋转飘荡着,腾空跃起,随即跌落在一双倾斜而小巧的肩膀上,粉色的翅膀在撒满翠绿枝叶的肩膀上扑闪着,使我注视白雪梅的目光受到了严重干扰。然后,我就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鸟叫声,那只翠绿的鸟儿叫唤着:王光辉,你怎么没有填你的籍贯?你父亲怎么是自由职业?你父亲是修鞋的,你就填“鞋匠”好了。
  我面红耳赤地接过白雪梅递还给我的纸张,我周围的同学们正窃窃私语或者捂嘴偷笑。其实我不用隐瞒,东亭镇上的所有人都知道,王鞋匠就是王光辉的父亲,王光辉就是王鞋匠的儿子,父亲的职业使我的名字随之家喻户晓。每天中午,我捧着一只很大的搪瓷杯子走向我父亲的修鞋摊,杯子里装着我父亲的午饭。我捧着装有米饭和咸菜的杯子在热烈的太阳下低头行走,我的目的地是十字路口的百货店大门边。那只杯子的年代已过于久远,杯口和盖子上剥落了几处搪瓷釉面,犹如表面光滑的馒头被蟑螂啃了几口,露出里面变黑的本质。但杯子身上的放射状阳光和阳光中间的领袖画像却说明了这只年代悠久的杯子的光荣历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