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


□ 徐 许

“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图片1
“我拍这戏的时候,经常给海岩发短信:‘我都快崩溃了。’海岩说:‘你担心什么呀。好好拍你的戏就可以了。只要作品好,超支没关系;作品不好,钱省下来也没用。’”

周一围的魅力应在于偶像派和实力派之间

问:完全用新人,你没有顾虑吗?答:当然有顾虑。我当时一点底都没周一围的魅力应在于偶像派和有。直到拍了三分之一后我才有点底。而《河流如血》也全是新人。
问:为什么不让一些明星客串一下呢?
答:这我们也想过,但海岩不希望他的作品出现熟脸。他认为熟面孔会影响真实性。这个戏我也觉得没必要请他们来客串。
问:你是如何调教这些新人的? ’
答:是啊,头疼死了。我是导演兼制片人,还要兼表演培训班老师。他们几乎都是第一次拍戏,除了童蕾拍过一点。有的拿着剧本问,“导演,什么叫‘人内’,‘人外’呀?”有时拍两人对手戏,拍完了一个人的戏后就跑了,我说“人呢”,说“走了”,以为没有他的戏就没他的事了,一点也不懂。我跟他们说怎么演,他们还是演不出来。我只能给他们做示范,因为我做过演员,我就让他们看我演。所以拍的时间很长,主要是花在调教演员上的时间非常多。
问:包括你正在执导拍摄的《河流如血》,你应该摸索出一套调教新人的有效方法了吧?
答:连哄带吓带骂,吃饭都跟我一个桌子,谁也不能多吃。对于角色,最简捷的办法是我演给你看,他们模仿能力总有吧。
问:你是如何调教周一围的?
答:在开拍前,我让他看了两部戏,一部是《玉观音》,一部是《永不瞑目》,这两部戏的男主角身上跟刘川有某些相近的地方。第一天拍戏,我觉得周一围怎么有点像佟大为,他说“没有啊”,他是下意识地学佟大为,包括那个北京腔,那个语言、作派都有点漫不经心的劲儿。我说不对啊,刘川不是这样的,他是公安大学毕业的,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奶奶对他管教很严,他不会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我说你不能学这个。开始的时候老有这个痕迹,就让他边演边往刘川那里靠,很长时间才扳过来。他演激情戏的时候很好,但演常态的时候不够自然,有些做作,有些过火。我说一个角色大部分都是生活常态,但大部分的常态你要把握好,人物的基调主要靠常态来表现。就一点点纠正,一开始我对他没有信心,到了半个月以后,他才演得很好,我最满意的是他后半部分的戏。
问:是刘川犯罪人监狱之后?
答:对,人物内心的挣扎,对自身有一些反思。演得最好的是被关禁闭的几场戏。一个几平米的空间,要么躺着,要么坐着,没有人跟他说话,一种发疯的感觉。他把刘川那种希望有人沟通的感觉表现得非常好。这是他演得最好的一部分。
问:在拍摄现场有没有“灵光一闪”的东西?
答:经常有。如刘川释放时最后向监狱鞠躬,是剧本所没有的。刘川在秦水被人追杀,让他一个跟斗摔下来,坐起来就哭。这是我增加的,因为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加之前我一般都会给海岩老师打个电话。有时我就不管他,加了再说,不好再拿掉吧。
还有刘川进监狱的时候剪头发那场戏。我说从这儿开始,你要换一个人。头发剃掉以后,把你的人格也统统打掉了。他的情敌庞建东偶尔到这里,也看到了剃头后的刘川,是最受羞辱的时候。从这一刻刘川在我心里已经死了。后来再生的是另外意义上的刘川。他那场戏也演得很好,我告诉他,从这开始他是表演风格的转变。推头发的推子已经旧了,有点毛病,会卡头发。给刘川推头就好像拽着头发连根拔出来。周一围演得非常到位,感情转换非常快,效果也很好。
问:周一围能通过这部戏一炮走红吗?
答:红不红有各种因素。红也分各种等级,红得发紫、粉红、淡红等等。刘川的戏份太多了,很少有一部电视剧把那么多戏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阳光像花一样绽放》一共才1600多场戏,他有1500多场戏。要是不红,那真是没有办法了。
问:对刘川还有什么建议吗?
答:他长得没有陆毅他们完美,他最好的是眼睛和身材,也有“硬伤”,嘴唇比较厚,他不必要把这个当成负担。他的魅力主要靠气质。他要摆正心态,不要老把自己往“偶像派”上推,也不要完全放弃“偶像派”走“实力派”。他的魅力在于偶像和实力之间,这个度要把握好。
另外,还要注意做人。他其实心眼很好,但有点小孩子脾气,有时率性而为。但进入这个圈毕竟要跟人打交道,这点还是需要注意。

三个女人一台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