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闻记者的拒证特权


□ 马春娟


目前,关于新闻记者的拒证特权问题,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尚是空白。我国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均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新闻侵权不同于一般民事侵权,倘若我们不赋予新闻记者特殊的权利,而要求他们毫无例外地承担作证义务,对新闻机构的正常活动及其所承担的宪法责任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为了确保新闻机构能够在实现言论自由上尽可能多地发挥作用,有必要给新闻记者以拒绝作证的特权。

新闻记者拒证特权的理论基础

新闻自由与司法利益都有其合法性基础。当它们的利益不能同时得到满足时,我们衡量利益的首要目标是进行制度设计以达到利益的最大化并将摩擦降到最低限度。在新闻侵权诉讼中,如果强制记者披露信息提供者的身份,就个案而言,确实有利于案件事实的查明,但从整体而言,这势必会破坏记者和信息提供者之间的信赖关系,限制今后媒体采访的信息来源,导致新闻采访的基础丧失,最终威胁到新闻自由和社会大众的知情权。当不同制度所维系的社会关系产生冲突时,某一领域具体社会制度的实施不应以对其他领域社会关系的破坏为代价。因此,当具有特定身份的记者为司法利益而充当证人时,其结果可能导致对另一种社会关系的严重破坏,法律就应设置一定的特殊规则,赋予这类人(记者)拒绝作证的特权。设立新闻记者特权制度可维护社会整体各种关系之间的平衡,以起到预防犯罪、治理犯罪又能感化犯罪和维护社会稳定的多重目的。基于利益衡量,在新闻侵权诉讼中应当在立法中确认新闻记者隐匿信息提供者身份的拒证特权。

国外关于新闻记者拒绝作证制度的规定

世界上许多国家均规定了新闻记者就其执业过程中了解的秘密事项有拒绝作证的特权,即新闻记者的职业特权。美国规定为提供情报者身份保密的特权,法国《刑事诉讼法典》第109条第2款规定:“新闻记者作为证人被传唤就其执行职务收集到的信息作证时,有权不泄露其信息来源。”德国《刑事诉讼法典》第53条第5款规定:“因职务原因参与或者曾经参与定期刊物或者无线电广播的准备、制作或发行的人员,对于刊物或无线电广播文稿与资料的作者、投稿人或者提供消息人的个人情况以及这些人员的工作内情,以这些情况涉及编辑部分的文稿、资料和报道为限。”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典》第200条对记者因职业秘密享有的拒证特权作了系统、具体的规定:“(1)下列人员没有义务就因自己职务或职业原因而了解到的情况作证,但他们有义务向司法机关作汇报的情况除外……(3)第1款和第2款的规定适用于在职业登记注册中注册的职业记者,他们有权对在职业活动中取得职业消息的来源保密。但是,如果上述消息对于证明犯罪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并且其真实性只能通过核实消息来源的方式加以确定,法官则命令该记者指出向其提供消息的人。”我国澳门《刑事诉讼法典》第122条规定:“律师、医生、新闻工作者……及法律容许或规定须保守职业秘密之其他人,得推辞就属职业秘密之事实作证言。”可见,赋予特殊职业的新闻记者以拒绝作证的特权,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通例。我国也应当顺应世界潮流,设立新闻记者拒绝作证制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闻爱好者》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闻爱好者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