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科学精神特质的现代性维度


□ 贾向桐 李建珊

  摘 要:自然科学的产生与发展是现代性展开的逻辑结果,现代性隐含了近代科学精神的内在特质。从现代性逻辑的角度来看,科学精神的特质是现代主体理性发展的产物,它具体表现为数学主义、经验主义和功利主义,它们通过认知理性的方式(逻辑、数学和科学语言)把握表象世界,但同时也决定了自然世界只有在主体理性和语言中才能向人敞开。科学精神以数学(几何学)和主体理性的联盟为支点,借助功利主义实现了现代科学的产生和发展,现代性逻辑中的科学精神既推动了近代科学的产生与发展,也决定了自然科学在当代社会中产生的一系列悖论问题。
  关键词:科学精神;现代性;实验方法;机械实在论
  
  科学精神(scientific spirit,或The Ethos of Science)一直是科学哲学集中关注的问题之一,但作为一个理论概念迄今为止还没有形成统一的共识。我们认为,造成学界关于科学精神争论莫衷一是的重要原因在于人们相关讨论缺乏一个共同的平台,同样是在谈论科学精神,但其内涵和意义却相差甚远,而且,许多讨论过于分散并没有抓住科学精神的本质①。本文意在提供一个理解科学精神的重要维度:从科学史的角度,把科学精神放在现代性的视角下进行考察。因为现代技术与科学都是现代性(modernity)发展的产物,自然科学的产生与发展是现代性展开的逻辑结果,是现代性运动的典型产物。Luhmann这样总结它们之间的关系,“科学的现代性是没有疑问的,……其现代性是不言而喻的”②。可以说现代性是理解近代自然科学不能缺少的一个必要维度,在现代性中,也隐含了科学精神的内在特质,因此,现代性应该成为我们思考科学精神的重要出发点。
  
  一、科学精神与现代主体理性
  
  现代性作为“一种新的时代意识”,是通过更新与古代世界的关系而形成现代现象的内在规定性,并构成了近代西方社会和文化的时代特质和基础。而近代科学并非凭空产生,其存在总是扎根于某种“生活形式”之中,即人们的科学实践活动都有其产生的历史传统和精神渊源,只有当自身内部条件以及外部条件成熟之后它才会发生并发展起来。近代科学的产生也是如此,Raymond Stearns这样说:“文艺复兴以来,科学概念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词汇中科学已经取代了自然哲学概念。蕴育科学成就的心灵的态度(attitudes of mind),我们可以用‘科学精神’一词来表示。”科学精神这个“心灵态度”,为近代科学的产生准备了必要的思想和方法论前提,Stearns紧接着指出,“虽然一些科学精神可能溯源于柏拉图学园及柏拉图开始的方法,但看起来大部分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成果,这一时期,人们抛弃了他们心灵的独断论态度。替代了对亚里士多德、托勒密、奥古斯丁或经院哲学信条的无可置疑接受,坚信自然的秘密可以发现,并被人类所理解,人们开始大胆地检验自然哲学中的长期被接受的信念,用实验和理性化这把双刃剑建立了新的信念”
   ⑤(注: Raymond Phineas Stearns,“The Scientific Spirit in England in Early Modern Times”,Isis,1943(4):293.)。在此意义上,现代性确实是与科学精神相贯通的,现代性也是我们理解科学精神的必要途径。
  现代性是伴随着近代人们对主体自觉意识的觉醒而产生的,近代科学及科学精神正是体现现代理性精神的内在逻辑。
  当然严格来说,近代以来所形成的这种理性主义,主要表现为一种主体理性,“作为最高实在的纯粹自我观念是现代性的灵魂所在”(注:D.Kolb,The critique of pure modernity,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6,p.7.),主体自我的确定性完全能够为科学知识奠定可靠的基础。海德格尔分析说,“作为我思,我乃是此后一切确定性和真理据以立足的根据……我就成为突出的本质性的人的规定性。直到那时及至以后,人都被理解为理性动物(animal rationale)了。……随着我思我在,理性现在就明确地并且按其本己的要求被设定为一切知识的第一根据和对一般物的所有规定的引线”(注:[德]海德格尔:《海德格尔选集》,孙周兴选编,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版,第883页。
  。科学精神与主体性从现代性一开始就紧密联结于一体,并得以使之逐步展开。
  在理性主义导引下,现代性的逻辑逐步展开。主体理性成为人类科学知识走向确定性和客观性的根本保障。现代性的核心观念正是这种“理性主义”,它表达了近代以来这样一个最基本的哲学理念,理性与知识的同质性,这也成为哲学认识论的理论依据和方法论前提。这种理智主义认识论认为,人类的理性是至高无上的、绝对的和超历史的,“理性统治一切”,主体理性构成了人类认识和存在的可靠根据。即主体性的观念成为“现代性的根基”,也是近代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根源所在。现代性价值观,特别是其主体理性观念,对科学的产生发展起着催化作用,“从原则上说来,几乎任何一种价值对于某些陈述是否具有科学上的可接受性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就是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说几乎任何一种价值都将影响到科学的取向”(注:P.Crimp,Scientific and other value: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and the occul,Suny Press,1990,1.)。现代性中的主体理性主义价值观,直接决定了近代科学精神的一个核心观念——“对人类理性能力的信任”⑤。自然世界在主体综合能力的作用下成为“遵循自然法则的自然科学的对象领域”。即近代哲学以个人的主体意识和感性活动为理论基点,以主体原则为知识确定性的基础,由此现代性就可以不再借用古典时代的外在的“阿基米德点”,而是从人本身中发现能为自身立法的逻辑原点。现代性逻辑中的认识论本身是完全可以自足的,从此理性成为现代性的核心理念,构成了传统形而上学与自然科学所追求的确定性和自明性的源泉,并成为概念、定义等理性思维形式得以确立的基础。这是近代启蒙运动以来科学精神的实质内涵,“启蒙运动以来,人们就把科学等同于从传统和迷信中脱离出来的社会进步和道德解放,科学已被视为人类所有理性实践的典范”(注:Stephan Fuchs, The professional quest for truth,a social theory of science and knowledg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92,p.1.)。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