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影相随


□ 金 戈

如影相随
金 戈

  到杭州出差参加行业展会,我的手机出了故障,通讯断断续续的,不胜其烦。
  进展会的四张门票都在我身上,总经理李海滨被拦在展馆入口对着电话大发雷霆。展馆有三个入口,我费了很大劲,无法联系上,最后借了别人的电话,才与李海滨会合。李海滨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放了句狠话:“你如果想继续在单位里呆着的话,就把你那破玩意儿扔掉!”看他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样,我哪敢怠慢,立马打的到武林广场另买一部新手机。
  售货员推荐一款最新潮的两百万像素的拍照手机。价格有点贵,但一接过来就感到很顺手。或许手机与人也存在缘分,我要了这部手机。试机时,我信手从卡里储存的电话本拨个号码,与沈城的朋友陆飞通话。
  陆飞正准备给人做整容手术,没空与我闲聊,就叫我自拍一张脸部特写,发彩信给他。
  陆飞是我大学里最铁杆的朋友,念雕塑专业,毕业后又到医学院学整形美容,男人选对行当,事业蒸蒸日上。听说还给几个歌星影星做过小手术,央视还播过他的人物专访,在国内整形美容界小有名气。当然啦,人民币一点都不缺,属于那类先富起来的人。
  三小时后,手术做完,陆飞给我回话,告诉我他刚才在自己家里做私活,进项不错。我们还聊了其他杂事。挂机之前,我记得他还在几千公里之外诡笑,当时,我毫不在意。
  不料时隔半年,陆飞竟然在一次车祸中丧生。
  在电话里,陆飞的老婆何雪痛不欲生,要求说:“你是他最好的同学,你得过来帮帮我!”何雪也是我们大学时的同学,自从陆飞事业发达后,就辞掉写字楼小白领的工作,一心一意在小别墅里当全职太太,过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式的生活,除了新开张的餐厅、时尚的服饰和昂贵的珠宝外,她对其他东西不太关心。哪知突然飞来横祸,家里的顶梁柱折断了,她的世界彻底崩溃了。
  作为陆飞的挚友,我义无反顾地乘飞机到沈城,帮忙料理后事。
  在沈城闹市区,我正要跨进的士,突然被人粗暴地推了一下后腰:“你回来干什么,快走!”
  那人的表情好像与我很熟悉,但我不认识他。可能是小偷。我马上摸一下裤袋,还好,钱包在。不想节外生枝,我啪地关上车门,催促司机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料理完陆飞的后事,何雪告诉我,她认为陆飞是被谋杀的,因为车祸前家里突然多一大笔钱。“大概有三十万元,就我的直觉判断,应该就是这笔钱让他丧命的!”何雪咬牙切齿地说。面对这个固执的寡妇,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陪她闷坐一个下午,听她翻来覆去推理有人阴谋杀害她的丈夫。每个遭遇不幸的人总是不相信面临的现实,常常为自己编造一些不存在的故事。
  我匆匆乘坐最晚的航班离开沈城。告别时,她将陆飞的手机塞到我手中:“留着作纪念。”我再三推托,最终还是收下来。在候机厅,我把玩着陆飞的手机,看着里头还保存着那条我的自拍照彩信,泪流满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