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是所有的金雕都有机会翱翔蓝天 —— 小金雕成长记(上)


□ 赵序茅等

  2011年的金雕繁育季节,作为金雕基金项目课题组的成员,我们来到新疆西部边界的别珍套山,和阿拉套山山脚下开展工作,因而有幸接近这种神秘而凶猛的动物。在当地牧民莫合塔尔的带领下,我们轻松地找到了6号巢。莫合塔尔告诉我们,当地人管金雕叫“布鲁库特”。眼下正是布鲁库特的产卵期,其孵化期为40多天,再过80多天,初生的小金雕就可以离巢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充满了惊险而又有趣的故事。

  优胜劣汰,独子也难

  金雕堪称猛禽中的贵族,翼展可达两米多长,体长近1米,显得威风凛凛。它们头顶上的金褐色羽毛迎着阳光闪耀着夺目的光芒,犹如一顶高贵的王冠。如此巨大的体型和高贵的气质很难让人联想到它的生命历程中竟然也充满坎坷。

  从金雕产下第一枚卵开始,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就开始发挥效力了。金雕一般每次产2~3枚卵,但最后能存活下来的往往只有1只。由于食物短缺,对生存的渴望会让小金雕不顾手足情深,而选择残酷的杀戮。强壮的杀死弱小的,只有最强的一只才能拥有生存的机会。当然,“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小金雕们还是会互相容忍的,只不过近些年来,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越来越低。

  我们观察的6号巢内只有一枚卵,推算是在4月10日至12日之间产下的。这也许是因为金雕的父母不愿看到孩子们的残酷厮杀,也许是因为对食物短缺的无奈,也许是因为201 1年是金雕繁殖的小年。很遗憾这次我们没有机会见证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但也很庆幸骨肉相残的悲剧没有机会上演。

  既然没有了竞争的压力,这只唯一的小金雕一定可以顺利出壳并茁壮成长了吧?答案是——可以,但是还要具备充分的前提条件:假设食物充足,假设没有外敌干扰,假设……其实这些假设的背后,有一种力量在掌控一切,这就是金雕命运的真正主宰——大自然。大自然的力量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发挥作用。它似乎喜怒无常,却拥有着无法抗拒的力量。它高兴时,晴空万里、万物峥嵘;悲伤时,乌云密布、遮天蔽日;哭泣时,江河湖满、一泻千里;发怒时,天崩地裂、万物俱灭。幸运的是,6号巢内的小金雕是在它高兴的时候出壳的,没有经历太多的曲折。

  卵既然已经产下,那就开始孵化吧。单从婚配关系看,金雕的社会发展程度似乎远远超过人类,它们的夫妻之间只有分工和职责的不同,并没有身份的贵贱高低之别——孵化期的金雕夫妇轮流孵卵、警戒,谁累了谁休息,谁饿了谁捕食。

  智斗草原雕,驱赶山鸦群

  孵化期也是金雕的领域意识最强的时候,金雕父母容不得任何人或动物踏入其领地半步,更不允许任何干扰其孵化的行为出现。不过,金雕不允许是一回事,别人是否如金雕的意又是另一回事。对于不遵守者,金雕又该怎么办呢?它们会首先发出警告,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解决,但也绝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

  这个阶段金雕受到人类的干扰最少。因为此时的别珍套山还比较冷,其地理位置也比较偏僻,旅游探险的人一般不会来;这时候幼鸟尚未出壳,训雕师们也不会光顾;附近的牧民忙着放养家畜,向来也不关注。在人类的帮助下,金雕避开了两线作战,因而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来应对空中的不速之客。

  金雕凭借两米多长的翼展、锋利的爪子和喙以及高超的飞行技巧,在空中以霸主自居,足以应对一切来犯之敌。但这并不表示所有人或动物都知道或者相信,其中就包括它的两个朋友。

  其一是草原雕。草原雕和金雕本来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但在人类的介入下,它们不但无法成为朋友,还势如水火。前面说过,雕的世界是共产主义社会,没有身份贵贱、高低之别。但是热心的人类总爱给它们分成三六九等。论个头,论飞行技巧,论捕猎能力,草原雕和金雕不相上下,即使有差距也是微不足道的。人们称金雕为“空中霸主”,草原雕似乎也没异议。但是让草原雕无法接受的是,黑市上金雕的身价在1万元左右(10年前的价格,估计现在更高),而草原雕至多只能卖到1千元一只。是可忍孰不可忍——同样是雕,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草原雕终于奋起宣示自己的武力了,它们经常和金雕起摩擦,时不时还在金雕的领地飞几圈,甚至占用一下金雕的巢。

  一般情况下,重大事件都是在人类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次也不例外。就在我们像往常一样,架起单筒望远镜密切监视金雕巢内动静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自西向东往金雕巢的方向靠近。通过望远镜可以确定这是一只雕。由于它飞得太高,即使用望远镜我们也很难辨认出足金雕还是草原雕,但直觉告诉我们这是一只金雕,因而大家都没太在意。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直觉往往是不准确的。

  金雕回巢“交接工作”本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可这次似乎有所不同。以往金雕爸爸回巢或飞过的时候,金雕妈妈都会发出急切而欢快的叫声,但这次巢里的金雕没有任何反应。正在我们疑惑不解的时候,金雕的爸爸(也可能是妈妈)出来“解释”了。就在飞来的这只雕快要靠近金雕巢上空的时候,另一只雕从东向西疾速飞来,头上的王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美丽的金色光泽——这才是金雕,另一只金雕还在巢中孵卵。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不是所有的金雕都有机会翱翔蓝天 —— 小金雕成长记(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