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汗青之著到耳目之玩


□ 王志刚

  |内容摘要|书籍的设计与书籍出版文化息息相关,本文从材料、文化等因素透视书籍视觉设计的文化历史,希望能对当下书籍设计的思路开拓有所启迪。
  [关键词] 书籍/汗青/耳目/设计
  
  “汗青”一词之所以能够成为史籍的代名词,又最终指向历史的生活之流,与书籍设计文化的历史性不无关系。
  在纸张成为普通书写乃至印刷材料之前,竹木材料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知识的载体而存在,俗称“竹木简”。其有固定的制造与使用形制,以寸和尺为单位,条形的称“简”,截方的称“牍”,因而,后世也称书信、档案文件为尺牍。但是新制成的竹木条容易遭受虫蛀,需要进行蒸煮处理,竹子浸出汗津为青色,这道工序为“杀青”。竹简有黄青两面,黄面为正面用于书写,这也就是“青史”之由来。这种材料形式限制了书写的发挥空间,只能上下行笔,长期以来就形成了一种视觉习惯,影响了中国书法、绘画等的表达并最终积淀为一种民族文化。同时,它对中国的书籍设计形式也有着决定性影响。即使在进入书卷世纪后,书籍的版式依然承传了简册的形式,表现在:一、书写形式依然为从上到下;二、模仿竹木简的形式,在纸上划有界栏。直到电子排版已普及的今天,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设计师为追求文化寓意而设计的竖排版印刷品。
  在竹木简之前,书写材料史上还有一段金石时代,这一时代的“书籍”都是刻铸在石头或金属之上的,著名的有“毛公鼎”和“石鼓文”等。一般王祭天地、祖先以及征讨等事件都会刻记在石头上或金属器皿上,刻记有这类文字的器皿称为“国之重器”,象征国家,其中以青铜时代的“鼎”最具代表性。设计铭文的人大部分是史官,他们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书籍设计师。从中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书籍”设计从早期开始就注重文本,并将这一要求贯彻到字体、排版等每一个要素中,与我们今天书籍平面设计的基本要素相去不远。
  谈到书籍设计的因素,不能不谈其与字体的关系。字体在书籍设计中绝不是凭空的想象,而是与书籍材料的形式有互动关系。隶书的“蚕头燕尾”就是书写者——隶人——在竹木简的狭长空间中的灵活处理。
  随着造纸、印刷技术的发展和草根文化的兴起,这种情况也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最早是在宋代,福建建阳坊间刻印出版了大量小说、戏曲,为吸引读者,出版商在其中绘制了大量插图,并采用了史上所谓“左图右书”的方式。但是,建本书籍的版面设计并没有完全遵循古制,而是多采用上图下文的形式 ;后来,有人从中得到启发,将版面上下分割,在同一版面上印以不同的内容。虽然这种形式并不实用,很难得到推广,但我们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书籍设计师已经能够在平面上进行灵活大胆的处理。
  明代万历时期被认为是中国印刷史与版画史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书籍出版量大,种类繁多,刻印考究,插图精美。人们也从单一的对书籍文本重视向书籍视觉审美转变,这种转变也促进了印刷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最为鲜明的例子当为套印技术的出现与成熟。其原因一是书籍评点之风盛行,另外就是人们的视觉需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著名吴兴刻书人闵遇五在刻朱墨套印本《春秋左传·凡例》中说:“旧刻中凡有批评圈点者,俱就原版墨印,艺林厌之。今另别一版,经传用墨,批评以朱,校雠不啻三五,而钱刀之靡,非所计矣!置之帐中,当无不心赏,其初学课业,无所批评,则有墨本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Tags:书籍 汗青 耳目 设计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